我儿心满 (一)

怀上心满后,就整天想着怎么能生出来个天才。每天不停的翻读各种各样的书,看吃什么能生个天才。
他爸爸一心想要个儿子,但不好意思说。嘴巴上一直说: 我想要个女儿。我们教研室全生的都是女儿。
我想这是个女儿。
心满出生在上海的宋庆龄医院(后来改的名)。因为是臀位,要破腹产。我就赶在主治医生休假前让他提前两周来到世上。那天是24节气的小满。天下着雨,很阴,看不到太阳。记得我刚刚被推入手术室,打了麻药,停电了。等了一会儿,医院自己后备的发电机送来了电。手术继续。几分钟后,baby还没取出来,又停电了。听到医生说:打开窗帘!手术异常的顺利。
那个幸福的爸爸一看到这个儿子,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心满意足了。心满的名字就这样来了。

心满从小就是个人见人爱的孩子:他看见谁都对人笑,而且从不认生。在楼下小卖部前,他每次一对人笑,就有人买给他好吃的零食。
他讲话也很早,嘴巴也很巧,很尖。(看对什么人了。)

我是个事业心太强的人。对工作太有责任心,忽略了孩子。他从小瘦弱瘦弱的。经常感冒发烧。他两岁时,我只身一人到日本的日立化成做访问学者。记得我和先生送他和我母亲上火车去河南时,他伸出小手到窗外,招呼着我们:快上车啊,火车要开了。这个景象至今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先生每个一两个月就会回河南看他。每次他都会骑在爸爸的脖子上,自豪地给邻居小朋友们宣告:这是我的爸爸!
心满最爱的玩具是我临去日本时给他买的飞机。外婆说,他经常自己拿着那个飞机,自言自语地说:飞机飞了,飞回来了,去接妈妈了。

得到公派去日本这个机会,让我很得意。母亲又很支持我,帮我带孩子。但在日本,每一个日本人都不能理解一个母亲怎能丢下两岁的孩子,不管丈夫的生活只身到国外,只是为了工作?
心满交给了我的父 母呆在河南的南阳。就在我即将回国前的一个月,我打电话给妈妈。我妈妈焦急的在电话中说:你快回来吧!心满发烧什么方法都退不了烧,他抽筋抽得很厉害。你 马上回来吧!这责任太大了,我担不起啊。
电话中的儿子叫妈妈一直叫得很甜,一直说想妈妈,要去机场接妈妈回家。

但当我真的见到他时,他却对我很陌生,主要是根本不受我的管,连说都不能说他一下。
回国的半年中,我又整天忙着做课题和到美国来的手续,根本没时间教他任何东西。我每天一回家,刚刚三岁的他就审问我:飞机票呢?买回来了吗?我要去美国,我要爸爸!

终于来到了美国,一家人终于团聚了。他每天给我讲他爸爸妈妈的故事。我每次提醒他我才是他的妈妈时,他会改口说是舅舅舅妈。他还自豪地说:他在美国有爸爸妈妈,在中国河南也有爸爸妈妈。
要命的是,每次我稍微一说他,他就会嚎啕大哭:我要找外婆,我要给外婆打电话!

孩子三岁半了,我才开始真正做母亲:每天想办法给他做好吃的,带他去公园,给他读书,教他数一二三,教他abc。半年后他才终于铁了心做我的儿子了。

这个儿子在外公外婆家被宠得真的以为自己是小皇帝了。每个人都要让着他三分,一不高兴就拿起东西打人。四岁时还把一个比他高大的小朋友咬了一口(他知道他打不过)。看电视,好的没学会,骂人的话学得可快了。

怎么办?一个朋友说:你带他去教会吧。去教会的孩子都很听话的。
从此,我开始带孩子去教会。当我怀上心平时,我就下了决心:辞去工作,做个全职妈妈,用圣经的话来教养我的孩子。

今天的一切,我只能感谢上帝。
他不仅教弟弟妹妹功课,弹琴拉琴,还会给弟弟妹妹做饭烧菜。
几个月前,他的生活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难处。我每天都会陪他和他谈谈心,我很担心他心里过不去那个关。他的一席话让我对他的一生都不再担心:”妈 妈,我这几天越来越感觉到神的爱。他真的很爱我。我在这个世界上这么小,他都那么爱我。我相信这一切都有神的美意,都有神的爱在里面。其实,我不用计划我 的生活,我只要每一天都做好事情就行了。他会帮助我成就我真正需要的。”

Share the joy
  •  
  •  
  •  
  •  
  •  
  •  
  •  
  •  
  •  

2 Responses to 我儿心满 (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