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飘逝我和你(三)

 

 

(接上)

冬天到了的时候,班里都要轮值生火。老师会安排住的靠近的同学互相搭伴,比较安全。我和丽强理所当然地在一组。

 

 


   早上,天还没有亮,丽强就来敲我的窗户,早就等着她的我,轻轻带上门,抱着自带的干柴,和她一起走在万籁俱寂,黑夜星辰,只有雪花飘洒,松软厚实的雪地无痕的路上。我们两个人戴着大围巾,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面看路。


   从家里到一中的路不算长,昏暗的路灯照着纷纷落下的雪花,如雨柱一般倾泻挥洒,远方的景物却都在黑暗之中,透露出忽明忽暗的轮廓。


   在雪地里走,腿在深雪里迈步艰难,不免有些气喘,只消一会儿功夫,我们的头发,眉毛,甚至围巾的四周,就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丽强额前曲卷的头发露在外面,上面早已经堆积了厚厚的白雪。雪花颗粒可见,一层叠着一层,把丽强打扮得像一个白雪洋娃娃。我们把两脚走成碎八字,摇摇摆摆往前走,不一会儿,身后就被我们拖成两个整齐长串的拖拉机印。这是我们这些在北方长大的孩子冬天里常常玩儿的游戏。                 

  

   春天来临的时候,我们的身体,还有内心深处,都在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变化是悄无声息地来临的,以至于我们自己都没有太多的察觉,但是它膨胀烦躁,令我们措手不及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们有些多愁善感,彼此也会为无聊的事情闹些小别扭,和好了以后,又会拉着手挂着眼泪笑,表现得比以前更要好。


   丽强的脸上开始长满青春痘,又痒又难看,我却总是觉得胸部很难受,象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破土而出。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去问自己的父母姐姐身体的变化,却彼此津津乐道地,悄悄交流着属于彼此的小秘密,又羞涩又兴奋。


   总之,这两个小女孩,内心变得脆弱和敏感起来。我们开始成长了。


   丽强姐姐的对象我们已经看到了。他是附近一个部队的连长,人长得不错,个子很高,长相一副老实相,不像是想象中的英武帅气。丽强说她还喜欢,好像姐姐不满意。为了讨丽强姐姐喜欢,他带着手下的七八个兵,利用几个周末,到丽强家来义务劳动,把她们姐妹俩住的一间房,又加盖出来一个大间,另外还有一个小棚子,可以做饭放杂物什么的。


   有一次,我在丽强家睡觉,到了早晨,突然鼻子就流鼻血,搞得被子上有点点血迹。丽强说没有关系,我也就没有当回事,回家去了。等到中午我再去找丽强的时候,正巧丽强不在家,却看到这个连长正在洗被褥床单,我刚要转身走,只听到连长问我:“你多大了?” 我回答说:“十三。”连长就“哦”了一声,好像明白了什么。我那时正是很敏感的年龄,又看到他在洗被我的鼻血弄脏的被子,也像是明白了什么,马上辩解说:“被子上的血是我早上流鼻血弄到的,不信的话,你去问丽强。”连长笑笑地说:“我也没有说什么呀。弄脏了就洗呗。”我觉得很委屈,又不便解释,却羞得满脸通红,转身就跑掉了。


   从此,我就不喜欢见到这个男人。以后他们结了婚,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见丽强姐夫,就绕道很远地走开,总觉得他看到了本不应该让他看到的秘密。


   上初二的时候,我们开始学习《生理卫生》这门功课。老师很讨厌,等到要讲青春期男女的生理构造的时候,他就说,让我们回家自己复习。我和丽强很好奇,不明白为什么老师要跳过这一节不讲,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


   有一次放学,我们不急着回家,就坐在靠近操场的一棵老槐树的粗大的树干上聊天,不知怎么地,就聊到了生理构造这一节,我说我怎么有这么多的名词搞不明白,什么女子产卵子,男子产精子,受精卵又是怎么回事? 书里还说,一旦精子和卵子结合,就会产生受精卵,女方就可以受孕,产生新的生命,那么,精子和卵子又是如何结合的呢? 我的爸爸妈妈总是说小孩子是从胳肢窝里冒出来的,这话肯定不对,可是,孩子又是怎么来的呢?我带着满脑子的疑问,越想越糊涂。丽强看着我,只顾“吃”“吃”地捂着嘴笑。我看着她说:“你笑什么?好像你都懂了?”她跳下槐树,扬手对我说:“你跟我走,我带你看一个东西。”我跳下树,跟着她往她的家跑去。


   丽强的姐姐不在家。丽强直接领我到里面的屋子,只见她跪在地上,伸手到床垫里面使劲地掏着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只见她从里面掏出一本手册大小的书,对我说:“你看看这个,就什么都明白了。”我好奇地拿到书,只见书皮上写着:“正确XX体位示意图”,随手翻开,也没有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书里的图形,光头表示男人,短发表示女人,甚至连鼻子眼睛都没有画,只有几根简单的线条而已。可是再仔细往下看,“啪”,我惊恐地合上书,马上让丽强原地放回去。


   好一会儿,我的脑子里没有意识,一股寒气从脚趾头只冲头顶。我们两个人像是犯了天大的错误,不敢说话,走到屋子外面。过了一会儿,我收拾了书包就回家去了。一连好几天,我没有和丽强一起上学放学,心里面好像做了见不得人的丑事,觉得很肮脏,在家里也老是躲着爸爸妈妈,生怕他们看出来我的行为的异样。


   少女的烦恼,充满了我们烦躁不安的心。虽然我们只是看到了根本不算什么的冰山一角都说不上的一小块冰,但是我们已经茅塞顿开,从混沌无知的世界里往外走,那是一个隧道一样的黑暗,但是,我们不得不走过。孤独,迷茫,朦胧,渴望,害怕,脆弱,好奇,反叛,这种种预料不到的心态,让我们在骚动不安中,告别了单纯快乐的童年,进入了多愁善感的少女时代。

 

   丽强,想念你,是这段路上都有你。 我们相互陪伴,倾诉,分享,才又开始展现少女纯洁无瑕的笑颜。

 

   我们讨论美的时候,你说你喜欢以后像阿诗玛那样,充满女人味的魅力,还说阿诗玛的美丽,高贵典雅,含羞娇媚。我说我喜欢刘三姐那样的美丽,清纯爽朗,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是那种敢爱敢恨的烈女子。


   当我们透露心里正在喜欢的人的时候,我记得,你是喜欢咱们班里的张姓男生,我说他有什么好,看起来那么孩子气,就是学习好,别的一无是处。你很不高兴我的评价,问我喜欢谁,我说,我喜欢同学戈壁的哥哥,他在阿尔泰的林场工作,长得高大有气质,不笑,很酷。我们说这些的时候,当然都是小女生暗恋的状态,心底的小秘密不说一说,我们怎么可以吃下饭,睡着觉呢?


   记得班里当时正在悄悄流行手抄本。你借到那本《303号的房间》,我们两个人躲在你的床上看通宵。还说要自己抄下来,结果我们边抄边读,当读到“这时,听到楼梯口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再也抄不下去了。我们吓得躲在被子里哆嗦,怕黑,又把头伸出来,屏住呼吸,听窗外有没有走动的声音。又想看,又怕看,折腾来折腾去,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直到早晨,两个人肿着眼泡去上学。最后,我们还是选择白天匆匆忙忙看完的。


   。。。。。。

Share the joy
  •  
  •  
  •  
  •  
  •  
  •  
  •  
  •  
  •  

3 Responses to 随风飘逝我和你(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