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飘逝我和你(一)

 

 

   记得你的小名叫“小强”,原因就是你有五个姐姐,你的父母亲为没有生男孩而发愁。当你的妈妈又怀孕的时候,你爸爸在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为你取好了名字,叫“小强”。可是,当你出生后,他们发现你是他们第六个女儿,他们很无奈失望,只好在“强”前面加了个“丽”字,你就叫“丽强”了。我还知道,你们家姐姐都叫你“小六子”。你的姓很特别,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还有人姓“敬礼”的“敬”的。我总是直呼你的全名,“敬丽强”。

 

   你长得真美,在班上,你是最美丽的。你有一种我们这些个中学生没有的气质,孤傲,冷漠,还带有一种不屑一顾。你的整个脸的轮廓很像是当地的维吾尔族姑娘。第一次见到你,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你和我们汉族人长得不一样,如果把你归入到少数民族种类中,可能更能让人信服。

 

   你个头娇小,玲珑有形。皮肤很白,而且白里透红,几颗小黑痣点缀在周围,更加衬托出皮肤的白净细腻。两只深邃的眼睛,又黑又大又亮,仿佛可以看到别人的心里去。你的头发又浓又密,还带着自然卷,让我们这些爱臭美,每天晚上要用卡子把头发弯曲好几次早上放下来,看起来一点也不自然的女孩子,对你的头发,又嫉妒又羡慕。你总是喜欢梳两个粗粗的大辫子,辫子齐腰,奔跑起来,辫子上下起舞,真是好看。

 

   有一次,我盯着你的眼睛看,并且问你:“你使劲盯着我看,看我会怎么样?”结果,你就睁着你的带有长长睫毛的秋湖一般伤感的黑亮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注视着你的眼睛,好长时间,仿佛可以看到你心里最秘密的地方。我说:“你的眼睛好像带钩儿的,不能长久看,看久了会拔不出来的。我真想知道,以后哪个男生会被你 用眼睛勾走。”你羞涩地骂我“胡说八道”,拿起书包,追着我打。


    我朦胧的记得,你的父母亲都是部队的长官,你们家的六个姊妹长年随部队辗转南北,寄宿在当地的学校上学。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和姐姐住在我家后面一排房的靠右最后一套,那是学校分出来给你们的。你们由二姐管束着,也随我们一样到一小的食堂打饭吃。我没有见过你的父母,但是看到有警卫员模样的人,来你们宿舍送东西,看望你们一下。你们独立惯了,好像没有父母在身边,由二姐管着,生活得也蛮有规律和自觉。

 

   自从我和你做了同学,我们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上学时互相等着一起走,放了学,一起回家。有的时候,你在我家做功课,我从碗柜里拿馒头出来,一分两半,抹了辣椒酱一起吃。做完功课,我给你看我压在书页里的好看的糖纸,你也拿出来你的好看的糖纸,我们把多余的一张送给对方,这样,我们两人就有了更多的 糖纸,心里也有了更多的快乐。

 

   很多时候,我做完功课,做完家务,没有事了,就跑到你们姐妹们的房间去玩儿。 你姐姐最喜欢打牌。你们人手不够的时候,就把我拉上凑数玩四十分,我不会玩,出牌老出错,也不会记牌,老给对方出分,最后你的姐姐都生气了,还说:“谁给你当对家谁倒霉”,我就哭了,很委屈,也很无奈,主要是伤心听到没有人会跟我玩儿这句话。

 

   有一次,你的姐姐又埋怨我的时候,你过来把牌一下子都糊撸得乱七八糟,说:“你们真不是人,又不是人家要玩儿的。你们拉了人家红花玩儿,还老怪人家。走,我们不和他们一起。”说完,就拉我到你自己的小房间去。在那里,我们讲班里谁和谁好上了,哪个老师喜欢谁,明天体育课你要假装生病就是不喜欢那个长得象长颈鹿一样的老师老让我们练习跳鞍马。 


   我发现,你比我聪明,你能观察到班里的很多小事情,而我,对周围发生了很大的事情,往往还不明就里,糊里糊涂。

 

   再后来,你和你的姐姐们因为什么原因走了。不知过了多久,你一个人又回来了,说“这回可以住很长时间”,而且,你是和你的大姐住在一起。我好高兴,不只是你回来和我重新做同学,更主要的,你和你大姐住到了离我家更近的一排房子,是东头的第一间。我只要跑不到一分钟就到了。

 

   

   (未完待续)

 

Share the joy
  •  
  •  
  •  
  •  
  •  
  •  
  •  
  •  
  •  

5 Responses to 随风飘逝我和你(一)

  1. 你和冬天又带领我们“亿往事”。读了你们分享的故事,儿时的记忆重现脑海,虽然那时家家都不富裕,也没有高科技,可孩子们没有怨言,过得那么充实,快乐。

    花儿,想不到你还会用扁担挑水,这经历我可没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