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更贫穷

    在生命河基金会的Food Pantry做了几次义工以后,Tracy当初说的“你在这里做得次数多了,就会看出一些人的贪婪”这句话,逐渐得以验证。

 

 

 

   一个菲律宾中年女人,来领取食物救济。她的表格上填写的是四人份的。我们很热心,帮助她装了满满一纸箱的食物,有大米,意大利通心粉,西红柿酱,苹果,洋葱,麦片,各种豆类罐头,饮料,还有一盒鸡蛋,两包绞肉。女人搬不起来,我主动上前说,没关系,我来帮你。抱着很重的纸箱走出去,女人在前面带路。她说,不好意思,车子停在后面比较远的地方。我当时就比较纳闷,前面有这么大的Parking地方,干嘛要舍近求远。

 

   走了一段路,我终于明白了。在我的面前,停着一辆超豪华的白色加长奔驰轿车。女人打开后面的侧门,让我把东西放在垫了一条红色绒布的后座位上。她看我面有错愕的表情,就解释说:“车子看着像个新的,其实都很老旧了。很费油的。”我当然不能以貌取人,但是心里还是有一股子的酸意,就送她一句话:“最起码,您坐在车里可不像是个穷人。”“噢,是吗?”她的脸看上去很高兴,我知道, 她把我的话当作赞美听呢。


   今天上午,那帮养尊处优的韩国老太太又结伴出现了。她们每个人都是领取一人份的食物。我想起上次在帮她们往车里放圣诞树时,看到了世界级的名牌皮包。但那又能说明什么呢?人家申请的是低收入救济,你眼睛往人家的包包上盯,只能算我很无聊。这回,我多观察一下。她们递给我驾照的时候,我看见她们的戒指也很好看,当然还有手表。唉,我真是需要多学习,多谦卑,上帝也在考验我,是不是诚心待人,待需要帮助的人。我意识到自己的浅薄,马上笑容可掬,做到最诚心的服务。

 

   她们满意离去。我还是人体肉身,郁闷在心里无法消化,对同是义工的阿瑶说到心中疑虑。阿瑶只是告诉我一个事实,有些人移民到美国,等一切安顿好了以后,就把父母亲移民过来,安排住在价格低廉,环境优美的老人院,只往他们的银行里存少量的钱,然后让他们去申请低收入救济,拿各种各样的福利券,尽最大的能力享受美国优厚的待遇。阿瑶的说法我也早有所闻,这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不知道,这几个老太太,属不属于同一案例。


   又是一个越南老太太走进来。刚好基金会的负责人Steve正在看表格。他告诉我说,以前申请救济手续比较简单,不需要看什么水电帐单(确认本人住在正确地址),只要出示一份政府批阅文件或者驾照即可。但是今年不同,今年经济危机,很多人失业。新年一过,所有申请一律要重新填写,就怕有人鱼目混珠,不诚实申报。

 

   女人申请书上写的是八人份的救济。Steve问她如何是八个人,女人说,她有一个老伴,两个儿子,还有四个孙子。Steve 告诉她,她只能和老伴一起申请救济,不能搭上儿子孙子,更何况孙子是由儿子儿媳妇直接监护抚养的。如果实在是八个人的救济,希望她能够出示有关政府的文件。

 

   “可是,他们都在越南呀。”老太太为自己辩护道。

 

   “啊?他们都在越南? 而你在这里领着八人份的食物?”Steve和我都大吃一惊。不行,Steve当即就把人口调整到了两个人。两个人就两个人吧,老太太并不生气。她走到旁边的挂着一堆可以任意挑选的衣服堆里,忙碌地扒拉着旧衣服,不一会儿,就挑出一大堆,还让我们找来一个特大口袋,全装进去,拎着放到车上去,回来再拿她的两人份的食物。

 

   “这个老太太我知道,她已经像这样领取八人份的食物一年多了。每个月两次,从来都没有间断过。你算算,她占了多少便宜了。”我耸耸肩,不知如何作答。


   我想到了美国的类似于这种福利制度的许多其他的制度,包括这次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哪一个所谓的政策出台,不是一个理想化的,完美化的,人性化的,理想化的制度? 可是,美国的制度真的很天真可爱的,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人性的丑恶,人性的贪婪,人性的欲壑难填。它们就像苍蝇一样,无孔不钻,让本来很纯洁美好的事物,沾染上一股臭气,最后,就是再重新制定更严格苛刻的制度,人类自己把自己带到一条恶性循环的链条上,互相追跑,没完没了。


   在这里帮忙,我也看到了那些确实需要人们伸手帮助的人。比如,今天来领取食物的印度女人。她死了丈夫,自己没有工作,三个孩子需要食品,衣服,被褥。还有一个墨西哥年轻女孩,因为一种古怪的疾病,皮肤变得青紫冰凉,失去了工作能力。还有那些听不懂英文,从事最底层劳作的穷人,等等。这些人,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连生存都很艰难,需要救助。


   全社会关注贫穷,关注弱势群体,那么,贫穷的定义又是什么?我们是否做到了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美国这个国家,每天都有这么多的团体个人在奉献爱心,小从孩子的几分钱,大到巨富比尔盖茨的慈善基金组织。有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渠道,可以让社会爱心真正送到需要帮助的人的手上,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这些爱心捐赠,有多少用到了该用的地方,有多少又是让那些贪婪的人趁机掳掠了一把? 这么大的窟窿有没有谁知道?”我在休息的空档,一边翻阅着注册簿的名单,一边开始大放厥词。


   “别担心,一切都有神知道。”一直在那里默默摆放存货的马来姑娘阿颖,冷不防说了一句话。

 

    嗯,值得思考。


   回来开车的路上,收音机里传出一则新闻: 17日消息:据德国媒体报道,《福布斯》富豪榜中的重要人物,德国亿万富豪阿道夫默克(Adolf Merckle)近日大举做空大众汽车普通股损失惨重。他于5日被火车撞死。警方称他驾驶汽车撞向行使中的火车,当场死亡,因此初步判定是因为他不堪重负自杀。新闻又

说,生前阿道夫-默克最少预估有身价69亿欧元资产。


   他为什么要自杀呢?饿死的骆驼比马大,他怎么说,也比那些领取救济金艰难维持生活的人要富有吧。他自杀算是哪门子事呢?我的脑子又有些不听使唤,转不过来了。

 

   唉,我还是不想它的好,这个世界有点乱,我想太多会加重自己的饥饿感。本来想到大华买份便当的,算了,家里还有女儿早晨吃剩下的半只香蕉,儿子吃剩下的一小块烤面包,我对付着吃了,也算解决了一顿中饭问题。

Share the joy
  •  
  •  
  •  
  •  
  •  
  •  
  •  
  •  
  •  

4 Responses to 谁更贫穷

  1. 红花写的有道理,没有这种人,政府怎么会要破产呢? 可说句良心话,那种食物让我白领,我也不想吃。基本上是过期,到期的。有的已经长毛了,两盒长毛的蛋糕都被我扔掉了。青菜皱巴巴,带着黄叶。反正放在商店是要被扔的,还是让人拿回去消耗掉好。要不太浪费。

    政府包养的那日子不是我老年想要的。未雨绸缪,早点儿下手,周游世界的大计是百年不变的。

  2. 红花写得好,思考的更是发人深思。在Miller Ave 和Bollinger交口处的一个教会每个月的一个周三都有政府发放食物给低收入的人。看看那排着长队的唧唧喳喳等着“救济”的“可怜的”得意洋洋的老人们,99%都像是咱中国来美探亲的老人。子女能住到CUpertino,West San Jose的能供不起父母的饭食吗?确实可怜啊。

     

  3. 写得好!一针见血。谁更贫穷?得到资助的人有多少是真正的够资格的?这点白人要比亚裔做得好。当然,贪婪是人的本性,无可厚非。自己的良心是一把尺子,如何把握,就看自己了… …

    •  那些本身不需要救济却偏偏去贪些小便宜人们现在高兴。可他们却没意识到这样做会加重他们子孙的负担。现在美国政府负债累累,仍然坚持不消减社会福利。那么这些日渐积累的负债只能靠我们的子子孙孙来尝还了。 真可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