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能力 情绪智能(六)

社交能力

情绪智能()

 

       2007年一位母亲打电话找到我,抱怨湾区声誉良好的Pleasanton学校不以学习为主,挑剔她天才儿子的社交能力。孩子刚五岁,已经可以 读<<水浒传>>,曾在中文识字比赛中获头奖,记忆力的超常可见一斑。可一入公立学校kindergarten几个月,老师就反复告诉家长,孩子与同伴交往的能力远远落后于同龄人,建议接受社交小组训练。这位母亲振振有辞,“学校不是学习的地方吗?成绩好就好了,管什么社交能力呢?”耐心解释也法说通:美国强调学校教育是为成人世界做准备,与人交往不但是职场必备的能力,而且直接影响到人的幸福感,所以是小学教育大纲里和学业同等重要的成分。她拒绝了我去学校观察一下孩子的建议,坚持认为是学校的偏见,而且执意要搬家到San Jose市著名的私立学校 Harker附近,因为那里入学要给智商测试,130以上(top 2%)才考虑录取,应该更重视学业吧。从我这里得不到共鸣,这位母亲挂了电话。

 

       半年多后我又接到她的电话,语气更加凝重。原来孩子顺利地进入Harker后没几周,老师提出同样的问题:与同伴交往的能力远远落后于同龄人,建议接受特殊服务。这位母亲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超强的记忆力在学校不受重视,非要让孩子提高与人交往的能力呢?

 

    社交能力是情绪智能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人生的成功很关键它帮助我们判断是非,根据不同情况做不同的选择,与人合作。很多教育心理研究表明,优良的社交能力和孩子的学业表现课外活动的成功相关。

 

    孩子在社交方面的天生资质大相径庭。比如大卫,六七个月时,脖子刚转灵活,我抱着他看报纸的时候,就本能地知道要想得到妈妈的注意力,只要把他的脸转到我的脸面前,目光能对视就好了。别小看这个动作,eye contact joint attention 可是人际交流的基础。大点儿后大卫果然善于察言观色,一岁半时就知道在哥哥做错事受到保姆责备时,脸上堆满微笑去讨好她,被保姆称为“小人精”。

 

     威廉就截然相反了。两岁半时入幼稚园,老师不到一个月就吞吞吐吐,旁敲侧击地问我有没有听说过自闭症(Autism)。我客气地告诉她我的工作就包括测评加诊断自闭症,并帮这些孩子制 作治疗计划,有什么担心请直接告诉我。老师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当时我也发现威廉有许多自闭症的征兆:比如他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叫他的名字一半以上的 时间没反应,和人讲话时目光的交流时有时无,对周围的小朋友视而不见,从不表现任何与同伴交往的兴趣。两岁的孩子是平行玩耍 (parallel play) 为主,并排坐在一起但各玩儿各的都属正常。但四岁以后,孩子社交情绪和能力快速发展,绝大多数可以移情(empathy),开始从别人的角度想问题,同伴之间可以合作游戏(cooperative play),互动地玩耍,更复杂的情绪,比如嫉妒等也同时开始逐步成熟。威廉的不足到了大班就更明显了。

 
     社交能力和单纯的“外向”不是一回事。美国比较流行的 Stop and Talk 课程把它分为四类:

1. 基本技能(Survival skills),比如专心听讲,遵守指令, 为自己辩解,等

2.人际交往技能 (Interpersonal skills),比如分享,得到允许,加入团队活动,等待轮到自己,

3. 解决问题技能 (Problem-solving skills),比如请求帮助,道歉,接受后果,决定该做什么,等

4. 解决冲突技能 (Conflict resolution skills),比如怎样面对指责,挫折,失败,霸凌(Bullying),同伴压力 等。

 

     威廉的“人际交往技能 在五岁前的发展确实远远低于同龄人,如果这种缺陷同时还伴有语言发展(包括听力理解和口头表达)的迟缓和固定的行为方式(比如玩具一定要放在一个地方,换个位置就会发脾气), 那就确实有自闭症的担心了。当时我可以放心的地方是威廉理解力很强,词汇量和表达能力正常,思维逻辑性强,可以为自己据理力争,对老师讲故事等活动也很专 心。另外,他虽然很少主动找小朋友玩,但全班孩子的名字记得很清,见到他们的家长也能正确对上号儿,并不是完全封锁在自己的世界里。

 

    篇头的家长对老师的要求完全没必要产生这么强的抵触情绪,因为只要没有病理的原因,绝大多数孩子会随着年龄慢慢发展自己的社交能力。很多孩子在和同伴相处时慢热(slow to warm up),但只要她/他们观察力强,比如清楚地告诉你班里谁最受欢迎,谁最胆小等。虽然不会一下子就找到朋友,长远来看不会有特别的社交困难。进了公立学校的前两年表面上并看不出威廉社交发展的迟缓,因为他在自己喜欢的活动中,比如棒球和象棋队,和同伴都是谈笑风生。但他实际上对友谊的理解还是落后,比如对“好朋友”没概念,也并不在乎。好在二年级出现了一位和他兴趣爱好相似的男生,两人班空儿形影不离,这种友情确实让威廉每天对上学更向往,常常很骄傲地提到他“best friend”如何如何。有一次这位男生还为他打抱不平,更让威廉尝到有“朋友”的甜头儿。

 

    宾大(UPenn)心理系教授,美国积极心理学的先锋,Dr. Martin Seligman 2003年在<<Authentic Happiness>>一书中总结三十几年对幸福的研究,发现充实的社交生活(rich social network)个与幸福相关的因素之一。这一点在我工作的学校,特别是初中和高中,屡见不鲜。比如初中午饭时没有固定的座位,如果没有人愿意和你一起聊天儿,那在三五成群的校园里还是蛮显眼的。每年我咨询的学生共同的特点就是午饭时间一个人躲在角落,不和同学有任何目光或语言的交流。如果长期被同伴排斥,郁闷不乐的情绪影响到对学校及学习的兴趣

 

      社交技能缺失的孩子不尽相同,要找到问题的源才能对症下药。美国学校心理学家协会推荐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1 不了解社交常识(lack of knowledge) 这种情况在幼稚园到小学比较多,比如看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不经允许就去拿。

 

    社交常识缺失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通过反复讲解,演示并练习而获得。比如有Asperger’s Syndrome的学生(很多人称它作 high functioning autism) ,他们智力都很正常,很多甚至超强,但正常发育的孩子可以轻易观察学习来的社交常识,象是讲话时要和他人保持一定距离,保持目光对视等,对这些孩子都要逐步学起。他们谈话只是围绕自己感兴趣的话题,看不懂肢体语言,听不到语调/语气的变化,听谚语等字面后的意思困难,还有社交判断能力弱,(比如混淆别人是善意的玩笑还是真正在讥笑),这就一定需要专业人士辅导,同时家长在日常生活中反复练习。如果从学前期就开始一致的社交训练,到初中和高中时这些孩子里有一部分已经可以彬彬有礼,基本的人际交流完全没有问题了。

 

    最难学习的是更高层次的社交能力,比如empathy,共鸣心,感受到周围人的情绪,从别人的角度想问题。记得大卫走路不稳时威廉快四岁了,刚开始的时候弟弟摔倒,威廉没反应,后来重复多了他会马上问“Are you okay?”我刚想说他有进步,谁知有一次弟弟摔倒时,威廉问完“Are you okay?”后又问了我一句“Am I suppose to feel sad?(我应该感到悲伤吗?) 让我差点儿没当场哭出来交往的语言方式可以教,内心的情绪反应和共鸣心确实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练习。比如平时多提醒他们注意观察家人和朋友的喜好,生日时可以投人所好,挑选特别的礼物。有很多训练社交能力的书,象Carol GraySocial Story Book/DVD,也很方便在家里讨论练习。如果经过父母的多方努力孩子还是进步不明显,那就要咨询专业人士了。

 

2。知道该怎么做但因自控能力差而做不到 (performance deficits despite knowledge): 比如孩子知道上课发言之前该举手,但到时候会忘记


    最有效的行为训练一定是侧重教孩子该做什么,而不是惩罚负面行为。孩子的不良社会行为是告诉父母/老师自己的缺陷在哪里,一定要教他们正确行为的同时,及时表扬他们的应用,才能提高正确行为发生的机率。如果每次发言前做到先举手就得到老师的表扬,坚持下去,会提高举手的频率。

 

3知道该怎么做但因强度不够而不成功 (fluency deficits: not to a sufficient degree or level of strength) 比如孩子学过面对霸凌该怎么办但因为缺乏练习或反馈而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反抗。


      比如孩子打闹过头的行为常出现在班空(recess)时间,把这些孩子罚坐板凳,失去玩儿的机会远远不如采取象Power of Play等干预方法(UC Santa Barbara 心理学教授 Dr. Shane Jimerson 为小学设计的减少霸凌的方法),在操场上监督孩子的成人(yard duty)组织做游戏,这样孩子玩儿得有意义,学到并经常练习如何等待,take turns等,同时大大减少了违行为。

 

4。内在或环境的原因干扰孩子把已知的社交技能正常发挥出来 (Due to competing skill deficits or behaviors), 比如焦虑会让孩子在社交场合太紧张等。


    环境的因素在社交能力学习的过程中确实很重要夫妻之间相互尊敬爱护,家里经常高朋满座,邻里关系良好,孩子耳濡目染,与人交往也会得心应手。相反,在学校常打架的孩子,十有八九在家里有挨打的经历或见过家庭暴力,才会用同样的方式来解决自己身边的问题。同样,如果老师管理课堂纪律不善,班上违行为一定多


    另外,很多社交问题和孩子内在的个性和能力偏向等也有关系。威廉在两岁到四岁间对同伴没兴趣的很大原因是他对更抽象的符号和图形等从小就很专著。比如,两三岁的孩子到教室会先注意到老师和同学,他会先看墙上贴的字。三四岁的孩子假想玩耍(pretend play)最丰富时,他只会追着我给他出数学题。这也是当时给他安排playdate没 有任何效果的原因,因为把小朋友请到家里来一对一,他也很少搭理人家。同龄人喜欢的玩具对他没兴趣,而他喜欢的,比如两岁时着迷的美国地图拼图,对大多同 龄孩子又太枯燥。对这样的孩子就不如等到大一些后,找到他和同龄人共同感兴趣的活动,在自然的环境中发展人际交往能力。特别是高中,多样的俱乐部,球队社团为孩子提供各种发挥自己特长和发展兴趣的机会,既锻炼了领导和交流能力也增加了校园生活的色彩,一举两得。

 

    我曾经工作的一位八年级男生,小时候发音有困难,口齿不清,连年接受speech训练还是没有除根。小学时有不懂事的同学嘲笑过他,让他养成除非万不得已,在人前尽量不讲话的习惯。到初中时已经在校园里很孤僻了。他告诉我,有什么要求小组合作的作业,同学们都不愿找他。就算老师强制把他安排在一个小组里,其他组员也会委婉地拒绝他参加周末进行的小组工作,只是把他的名字加到project上 而已。后来父母在校外给他报名参加篮球夏令营,不但让他在打球的过程中认识了几位同校的学生,也让这些同学见识到他勇敢的一面。从此在午饭时间,他不再孤 独地一个人躲在图书馆看书,而是饭后和同学们一起打篮球,融入热闹的校园生活。同时,篮球也增强了他的自信心,他在班上开始发言,让同学们刮目相看。上学,不再是一种折磨。

 

    真正的社交障碍机率比较小,大约150个左右孩子里才会有一位自闭症(autism)患者,这种交流,行为等发展的障碍后天培养需要很多努力,效果还不敢保证。有几位患有Asperger’s Syndrome的孩子,我在一年级的时候为他们做过全面测评,智商非常高,词汇量也很大,但人际交流固定在自己的爱好上,无法与同学正常沟通。9年后在高中为他们复测,虽然社交常规上有进步,但还是很难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想问题。


    包括威廉,我也看到他在人际交往上的应变能力等永远都不会象大卫一样八面玲珑。但只要威廉这样的孩子上大学之前能通过反复提醒/练习/鼓励等学会与人交往的基本技能,不影响到将来的工作和生活,就可以了。象我先生和他的几位MIT同学,都不是见面熟,朋友圈很小,但个个在工作中的交流都没问题,还是谈判合同高手。听到某Google电脑工程奇才不会在买车时讲价,但至少他可以按时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吧。

 

    家长如果连基本社交能力的培养都不重视,那对孩子的影响就大了。我工作的高中几次出现学生凭高分和得奖等条件被名牌大学录取,却在面试中从肢体语言等各方面显示出不自信,不成熟,最终被取消入学资格,让人扼腕。

 

    因为社交技能和学校安全的相关,很多学校越来越重视学生这方面的发展。以下主题的小组训练逐渐普遍,如有需要,家长可以参考本地学校的资源为孩子选择

 制怒 Anger management

 解决冲突 Social problem solving

 抵制同伴压力 Peer resistance skills

 主动倾听 Active listening

 有效交流 Effective communication

       提高对异议的接受 Increased acceptance and tolerance of diverse groups

 

     有些教育界人士,包括我工作过的一位校长,过于强调社交能力的重要性,又走向另一个极端。这位校长常常斩钉截铁地说:“Junior High is all about social! 很多初中每月安排一次全校性的social activity,高中更是每年几次大型舞会,为校园生活增加了很多乐趣。认识到它的重要很好,但太过也没必要。见过很多生,特别是到了高中后,把社交生活当成首要任务,边做作业边上Facebook或其它社交网站和朋友聊天,三个小时可以完成的作业要花上六个小时还不一定做得好。毕竟,学校最大的作用之一是为一生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和方法。社交能力的培养为孩子的未来锦上添花,但如果没有真才实学,“花”的作用也会逊色不少。

Share the joy
  •  
  •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