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殇 ———— 一位残疾人的恋歌(外甥的故事)

(作者题记
本文表面写安龙和陈蓉见面的尴尬结局,实写安龙和霜儿深深的爱恋,由于现实而不得不分开。文章真实反映了一位残疾人对爱的追寻、困惑和求而不得的痛苦,完全用写实笔法,我没想是写美好的还是写痛苦的东西,我觉得把这段经历直接写出来,不加雕琢,就是一篇好文章。相信霜儿的美好品质会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文章虽然写的是残疾人的恋歌,但并不因此而具有特殊性,我想那些因为现实而不得不分开的情人们都会有所感触。)

    23日,周五。中午,汽车在潭中城内的街道转了一圈,安龙想不对啊,怎么和来之前看的潭中市地图不怎么符合啊,汽车站应该在一条路南边才对。安龙总是自诩对地理极其了解,即使他第一次到的地方,比如潭中,也会大致知道城市大体布局,因为安龙来前对着地图看了很多次了。
安龙刚下车,就看见那有个厕所,收费就收费吧,一块就一块吧,解决一下,免得见了陈蓉出丑。等安龙从那个厕所出来的时候,安龙只能感慨这个厕所太简陋了。
安龙来自北方,一个轻度的残疾人,残疾的症状就是说话不清楚和行动慢。安龙在这个南方省份的省会上完大学,然后靠了关系在激烈的竞争中找到了一份安稳又适合自己的工作。

但是安龙最近内心总是起伏不定,可再起伏不定也达不到心情上的高潮了。春节前,安龙的女朋友霜儿和他实际上分手了。说是实际上,那是因为早在去年十一月光棍节,安龙就提出分手了。安龙不想分,但霜儿反复暗示,说和安龙不可能走到一起。光棍节那天,安龙下了决心,就分了,安龙觉得在这一天分手挺有意义的,不分怎么过光棍节啊。想不到这一分,是真的分了。
霜儿生活在这个南方省份南边一个叫清泉的小县,离省会很遥远的,就是因为距离,才让霜儿觉得她和安龙不可能在一起。霜儿是个很聪慧很温柔的女孩,但是经历却比较坎坷了。霜儿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霜儿上初中的时候,出了车祸,导致霜儿一条腿残疾。但是霜儿坚强地考上了大学。
霜儿现在在清泉县一个乡镇私立学校教书。因为身体原因,霜儿不想离开家乡,她说省会是很难生存下去的,她的亲人就更不想让她远离了。霜儿说自己其实也爱慕虚荣,想嫁给一个健全的男士,她的身体状况也确实需要一个健全人来照顾。霜儿说如果遇到一个很有能力的男生,她是可以考虑离开家的,但安龙显然不是那种男生,安龙也想过去清泉找一份工作来陪伴霜儿,但那份工作几乎没有,再说霜儿的家里也很难接受安龙的。
安龙和霜儿在网上相识,然后见面,然后相恋,几次甜蜜而短暂的约会是安龙最美好的回忆。因为爱好相同,经历相似,两颗心贴得很近很近。虽然光棍节分了手,但安龙还是每天晚上都给霜儿打电话。1月20日晚上,霜儿突然不接安龙的电话了。安龙想也许她现在忙吧,等一下再打,霜儿竟然关机了。安龙有些急切,隔十分钟就打一次,却总是关机,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安龙再打,开机了,却在通话中。直到快子夜,都是正在通话中,安龙想,不打了,睡吧。但安龙终究忍不住,到零点二十分的时候,安龙又打,霜儿接了。霜儿说,刚才是我哥的电话。霜儿说,安龙,这次放寒假,我家给我安排相亲。安龙说好啊。其实安龙心里很痛。霜儿说,我放心不下你,你能理解我吗?

陈蓉也是安龙在网上认识的,第一次是陈蓉给安龙发了个倡议书,号召做省残运会志愿者。安龙觉得陈蓉挺有爱心的,于是就结识了。陈蓉也是残疾人,据她说是一个手掌小,安龙想那还算什么残疾人啊。陈蓉就在潭中市,距离省会也就四十分钟车程,陈蓉说她一直很想来省会工作,才有发展前途。陈蓉还说自己就是想嫁给残疾人,这样才能不一开始就有差距。于是安龙心动了。
别人都觉得安龙是很容易见异思迁那种人,但安龙觉得自己不是。安龙急于走出失恋,急于找个新的女友。安龙是那么痛苦,于是就那么急切。安龙自己都承认最近心思很不正常,总是急着恋爱啊,结婚啊。反正工作稳定了,年岁也不小了,都快奔三十了。
安龙看过陈蓉空间的照片,不漂亮而且胖胖的,陈蓉说自己有一百四十斤。安龙不喜欢胖女生,可是从陈蓉发的信息来看,陈蓉确实是个比较好的女孩,陈蓉说不会在意安龙的身体状况,她需要一颗真诚的心灵。安龙更加心动了。
安龙是有什么事都爱和最亲密的人说的。于是安龙在见面之前就把陈蓉的事情和自己母亲、最好的朋友说了。安龙母亲说一百四十斤能有多胖,你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发展的对象,却还挑肥拣瘦。安龙母亲第二天又给安龙打电话,说这个女孩要好好相处。安龙的好朋友凌宇看了陈蓉的照片说,这女生胖胖的,还看着这么别扭啊,可能是拍照的角度不大好吧。
安龙对霜儿也说了。春节以后,霜儿就不再接安龙的电话,一看是安龙的来电就挂掉,短信也一般不回。但是安龙是个很任性的人,有时候霜儿不接他电话,他就一次又一次地打,直到霜儿把手机调成无法接通的状态。其实接了电话说什么都不重要,安龙就是想让霜儿接电话。两个月过去了,安龙已经很少打扰霜儿了,半个月给霜儿打次电话,霜儿也接了。但霜儿对相亲的事一直不想说,安龙问她,她就说没什么发展。
安龙把陈蓉的事情告诉霜儿,霜儿说胖可以减肥啊,性格好就好,这个女生你一定要好好发展。

陈蓉说自己在潭中一个医药公司做仓管,她说就想来省会工作,为此还投了简历给省会几家医药公司,然后有两家公司要她去面试。安龙说现在工作不好找,你要先做好两三个月才能找到工作的准备。陈蓉说想先在省会找个房子租了,再找工作。安龙和陈蓉商定18号周日,在潭中第一次见面。
然后安龙总是在工作中流泪,最亲密的同事问他为什么,安龙说,我喜欢的是霜儿,我们却不能在一起,我真的不很喜欢陈蓉。同事说不喜欢你干嘛去追啊,不喜欢就不要呗。安龙说,我们残疾人恋爱上几乎就没什么选择权,我真的怀疑这辈子都要单身了,所以我必须珍惜每一次机会。同事说你何必这么急呢,你想开些吧。
17日下午,陈蓉给安龙发信息说她下周一19号会和父亲一起来省会办事,周一下午她会抽个时间去看安龙,让安龙明天就不用来潭中了。安龙说都准备好了,不让我去。陈蓉说我很担心在省会租房子的事情,要不你明天就帮我找房子吧。安龙说好。

18号,周日。安龙按照查到的电话,到那个小区找出租房。安龙找的是中介,中介还要了五十块钱看房费。那天还下着小雨,安龙是冒着雨找房子的,安龙找得很烦,悲伤又袭上心头,安龙给霜儿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很难过,给一个自己不爱的女孩掏钱找房子。这样尴尬的信息,霜儿自然是不会回的。
安龙找了两个房间,第二处还不错,安龙想先付定金,房主却硬是不让,说要等陈蓉来了,看看陈蓉好不好相处再说。
傍晚,陈蓉发来信息问房子找好没有,安龙说了。陈蓉又发信息说让安龙给她垫付三个月房租,就算是借安龙的,等在省会找到工作就还。安龙一看到这信息就很生气,面都没见就先提借钱,不是骗子也很过分啊。陈蓉说自己工作一年,钱都交给家里了,这次来省会对家里说是借住在同学那里,否则家里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需要借房租。安龙又想起母亲和霜儿的话,好好发展,唉,感情都是钱买来的啊。安龙回信息说,钱可以借,来了再说。

19日上午,安龙发信息问陈蓉来省会了吗,陈蓉没回。两小时后,陈蓉说父亲要她继续在潭中市工作,她就把安龙的事情跟父亲说了,她父亲很不愿意,说安龙是北方人,迟早要回家乡的,只要女儿愿意,他可以不在乎安龙的身体状况,可是安龙要有房才能发展。
一看陈蓉的短信,安龙头都大了。现在连工作几年的正常人买房都很难承受,何况他刚工作不到两年。(安龙上学晚,自然毕业也晚)。安龙觉得他和陈蓉的事情也不大可能了。安龙问陈蓉,今天还能见面吗?陈蓉回说不知道。安龙说你还能留在省会找工作吗。陈蓉回信息说尽量吧。
下午四点,陈蓉发来信息说,已经和父亲回到潭中家里了,因为父亲喝醉了,只能和父亲一起回家。

安龙情绪开始变差,买房子?能买到房子,我就娶霜儿了,为一个自己不很喜欢的女孩买房,哎。可又能如何呢?母亲和霜儿的话里都是认为自己很难找到女朋友的,好好把握,好好把握。
安龙心情不好就想和霜儿联系。晚上快十点安龙给霜儿发了封信息,说想再见她一面,再抱她一次。霜儿没回,安龙打电话,霜儿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安龙的倔脾气又起来了,每隔大概十分钟就打次电话,直到十一点,霜儿的电话还在通话中。安龙想不打了,睡吧。十分钟后,霜儿的信息来了,她说,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很过分吗,不过将来如果有机会,我会考虑见你最后一次的。安龙再给霜儿打电话,霜儿的手机已经处在无法接通状态。
第二天,安龙给霜儿打电话,霜儿说,你不喜欢就不要追嘛。安龙问昨天那个长达一个小时的电话谁打的,霜儿说是同事。
20日,周二,陈蓉上网和安龙聊了聊。陈蓉说,这么一点挫折你就受不起了,买房子是结婚必需的物质条件啊。安龙说,我两年后再买房子可以吗?陈蓉说,我们也需要慢慢发展啊,我肯定会见到你的。安龙说,我们这周日公司要搞集体活动,我也很急于先见你一面,我周五请假去见你一面吧,反正你这几天也休息。陈蓉说很好啊。陈蓉说自己手机没话费了,自己也快没钱了,昨天捐了 一百给地震灾区。安龙下班后就给陈蓉充了五十元话费。

23日,周五。安龙请了假,八点起来吃早餐的时候,陈蓉信息来了,问安龙起床没,又问安龙的住处到省会汽车中心站要多久。安龙说在吃早餐,从住处到汽车中心站要五十分钟,估计十点多真的到不了了,要十一点吧。八点五十,安龙从住处出来,又去了趟公司食堂。安龙对师傅说今天中午和晚上我都不在食堂吃饭了。食堂师傅每顿饭都提前把安龙的饭打好,放那里等安龙来吃。所以安龙觉得有必要说一下。
安龙到省会汽车中心站已经是十点半了,坐上去潭中市的长途汽车,然后给陈蓉发信息说大概十二点左右到潭中了。陈蓉回信息说,那干脆我先帮朋友送东西吧,十二点我在解放公园门口等你吧,你下了车就直接打的到解放公园。

打的,打的,安龙从潭中汽车站边的厕所出来,一直想着打的这件事,打的,安龙是舍不得的。安龙记得解放公园和汽车站不远啊,找个公交车坐两三站就到了。安龙发现出来这条街就是人民北路,解放公园就在人民北路上,再往北走两个路口就到了。
安龙在十二点十五分到达解放公园门口,根本就没那个女孩。安龙给陈蓉打电话,没接,又打,还没接。安龙突然感到,不会是骗子吧。转念一想,不会啊,记得陈蓉第一次和他网上相识,是给自己发来做省残运会志愿者的倡议书,如果她是骗子,那骗什么了,难道就是那几十块钱话费吗?几分钟后,陈蓉主动打来电话,说等下过来。安龙问还要多久,陈蓉说不好说,会堵车的,半个小时吧。安龙说,我刚看到个兰州拉面馆,我先吃面去了,你不着急。陈蓉说好。
安龙是北方人,天天在公司食堂吃米饭,所以一出来就找面条吃。安龙在拉面馆吃了碗牛肉凉面。时间还早,安龙就在街边闲逛,看到一个厕所,想进去,却是收费的。安龙发信息问陈蓉到哪里了,陈蓉说刚到要送东西的目的地,让安龙先逛逛。安龙回到解放公园门口,才发现原来对面就是个北方面馆,刚才怎么没注意啊。

等安龙从公园的厕所里出来的时候,安龙觉得身上很轻松,可以好好地见面了。连续几个雨天过后,今天的阳光特别明媚,安龙想,说不定今天的约会也会很美好的啊。
安龙坐在公园进门不远路边的靠椅上,看起潭中市的地图来。看了一会儿,安龙想先给陈蓉买瓶饮料吧,安龙知道自己早就该买好准备着,可陈蓉昨晚就说她买饮料。安龙现在想还是趁她没来先给她买好吧,以便第一时间递到她手里。其实安龙还有一层考虑,安龙手不很方便,等见陈蓉时候会有点儿紧张的,到时候比如掏钱包之类的小动作会和常人不很一样的。安龙想还是先买的好。
到两点的时候,陈蓉还没出现,安龙发信息问她,她回说已经在路上了,陈蓉问他等出现时候,能立刻认出她吗?安龙说,当然可以。安龙想,胖胖的,我肯定认识了。
已经快两点半了,陈蓉还没有出现。安龙想看来又要等到三点了,难道许多事都是那么巧合吗?

一年前,在潭中东边十几里地的明江市,那个安龙永远都会记得的时间——下午三点零五分,安龙第一次见到了霜儿,那个美丽的时刻。
省会、明江和潭中这三座城市相距都不超过三十公里,成鼎足之势分布,已经开始了三市同城的一体化进程,是著名的城市群。霜儿在这个省份最南部那个市。去年六月,霜儿回明江师范学院办毕业证。和霜儿在网上已经谈了两个月的安龙就在那天中午从省会坐火车到明江去和她见面。安龙不到两点就到了明江,也是等了一个小时,霜儿才把事情办完赶来见他。在明江的一个城市广场,安龙第一次牵住了一个女孩子的手。

回想去年,安龙是多么幸福啊。然而今天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为了另一个女孩子。安龙想,早知道这样,自己还不如就下午请半天假,从自己公司到省会汽车总站有不到一小时的车程,从省会发车到潭中也不到一个小时,三点钟肯定能赶到潭中的解放公园这里。少请半天假,就意味着少扣半天工资啊,安龙对钱总是这么计较,安龙总是主动跟别人说起自己是只“铁公鸡”。再说,在解放公园这里白白坐了两个多小时,啥也没做,不是浪费时间吗?安龙抬起头,阳光穿越树叶的空隙洒下来,景色静好,天天在封闭的办公室里对着显示器,出来看看这样的风光,也不算浪费时间。
安龙不停地向公园门口张望,期待陈蓉早点出现。有个稍微胖的女士,刚出现的时候安龙以为是陈蓉,走近一看,却是一位孕妇。安龙等得越来越烦躁,心想如果是霜儿该有多好,于是安龙拿起手机给霜儿发了条短信,安龙发信息总是由着自己性子,这次他直接说,我想见你,四个字。霜儿这次是立刻回信息的,问安龙最近工作怎么样。霜儿不知道安龙今天来潭中的事情。安龙又发信息说,我想去见你一面。
信息来了,却是陈蓉的。陈蓉说,对不起,我可能只能出现一下下,要我给你带什么吃的吗。安龙心里一下凉了半截,只见一下下,看来大概是她父亲知道了,就见一面就要回去,那有什么意思。安龙预想的可能出现的甜蜜一下子全都没了。安龙回信息说,你快来吧,还买什么吃的。
一分钟后,霜儿回信息说,安龙,请你面对一个事实,我们已经分手了。这封短信安龙看得心里发酸,光安龙两个字就很刺眼了,霜儿几乎是不会称呼安龙全名的。
安龙给霜儿回信息,说见面只是聊一下就可以。正在安龙写短信的时候,陈蓉的电话来了。安龙毫不犹豫就挂掉了,心想来就来吧,还打电话,何况我是在给霜儿写信息。
等下陈蓉的电话又来了,安龙再次挂掉,把给霜儿的信息写完发出去。这时候陈蓉的信息来了,却不是陈蓉的口吻,内容是,请不要打扰我妹妹了,她已经被她爸爸带回家了,她现在哭得要死吵得要死,她说你是位优秀的残疾人,你既然很不错,今后会遇到更好的,请放过我妹妹吧。
安龙一下子心落至最低谷。安龙所知道的最亲密的人,霜儿,安龙马上给霜儿打电话,想在她那里寻求安慰。霜儿接了,说很忙,安龙问她到家了吗。因为霜儿的学校是周五下午上两节课就放假,霜儿周五下午是没课的,所以安龙这样问。霜儿说到家了,现在有事。安龙说,我现在遇到了很大的挫折,能听我说下吗。霜儿说,现在真的有事,晚上打电话说好吗。安龙很绝望地挂掉电话。
安龙给同事打了个电话,同事说那你回来吧。安龙说,我不知道。然后安龙站起,心想就在这个解放公园走一下吧,刚才一直坐在刚进门的地方,本想等陈蓉来了一起在公园散步的,现在这些风景只能自己看了。安龙真的是像一头从高处跌下来一样。
安龙在解放公园里独自转了一圈,想起陈蓉,想起陈蓉哥哥的短信,安龙想了很多很多。其实最大的打击并不是没有见到陈蓉,而是陈蓉家里的激烈反应让安龙想到自己将来会遇到多少波折。安龙有种冲动,马上冲到陈蓉家里,向她父亲抗议。可是安龙连陈蓉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安龙想起陈蓉的手机,肯定是在她哥哥手中,于是又发了一封短信,说既然来了,就见陈蓉一次可以吗,就算是今生仅有的一次。陈蓉哥哥的回信依旧那么冰冷,还是说,既然你很不错,将来肯定会遇到很好的,何必让陈蓉为你伤心呢。
安龙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到潭中汽车站。途中,安龙看到马路上的汽车,隐约有种想向上撞的冲动。安龙又拿了手机,拨霜儿的电话,接通后被挂断。然后再拨,再被挂掉,再拨,已经又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售票员问安龙去省会中心站还是东站,安龙的公司在东站附近,但安龙还是说去中心站。安龙想去办件事情。安龙上了一辆去省会的车,人家检票的时候对安龙说这是去省会东站的。安龙下来,等了半天,才上了趟去省会中心站的汽车。

安龙在车上,想到自己刚才的冲动可能惹怒了霜儿,发个信息道歉才好。于是安龙给霜儿发信息说,自己心情很低落,刚才太冲动了,不过确实自己感到什么都没了,谢谢霜儿给自己今生唯一一次真爱。然后把陈蓉哥哥的两封信息转发给霜儿,相信那么聪慧的霜儿一看就明白了。
等了一会儿,霜儿回信息问他想做什么,千万不能做傻事啊,刚才自己真的有事。
安龙开始流泪,安龙回信息说,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了,连一封短信也不会出现了,今晚要去做件事情,了却心愿。安龙想霜儿肯定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事,安龙想霜儿看了短信,不知道会怎么想。安龙想,如果霜儿关心他,应该给她打电话才对,不打,看来霜儿不怎么关心他了,要不然就是确实忙。
等一下,手机响起,却不是霜儿的回信。陈蓉哥哥说,知道安龙给陈蓉充了五十元话费,如果安龙需要,可以回充给安龙。安龙觉得又气又好笑。
安龙在中心站下车,同事打电话问安龙怎么还不回来,安龙说想转转。安龙在火车站附近转了几圈后,没去做那件事。霜儿也没回信息了,也许她很生气。安龙给霜儿发条信息说自己不会做那件事的。

晚上,安龙相继给母亲和三个要好的朋友打电话,安龙知道不应该这样,可是安龙总想倾诉。母亲对安龙的低落感到有些生气,凌宇和另一个朋友安慰了安龙。第三个朋友政委,对安龙的状态也感到生气,他说当初上学的时候,安龙是那样积极向上,凡事知道为自己家里考虑,现在安龙越来越自私了,总想着自己的事,总想着恋爱和婚姻,给他的印象越来越差。政委说,安龙你五一最好回来一趟吧,我们兄弟带你散散心。
夜里,安龙辗转反侧,子夜一点又醒了过来。安龙感到自己就想听下霜儿的声音,竟然拨打了霜儿的手机,打通了,被挂掉了。

24号,周六。安龙起床,给霜儿发了封信息,为自己半夜打扰的行为道歉,说自己本来想和她说两句话,还以为能像以前那样半夜通话的。早上安龙来到公司,在网上看到了陈蓉的留言,陈蓉说昨天下午快三点的时候,自己已经来到了解放公园门口,硬生生被父亲和哥哥挡回去了,手机也被没收了。陈蓉说,安龙你是个很优秀很有潜力的人,相信老天对你不会过于残酷,你肯定会遇到一个很好的女孩,失去你是我很大的损失。
安龙心底在落泪,他先做完工作,然后跟一个叫小娟的网友聊了这件事情。小娟是一个比较聊得来的网友,她好象很善于化解别人的心结似的。小娟说你也要为陈蓉的父母考虑一下啊。没说几句,安龙的手机响了,是一个座机号码,接通,是霜儿的声音。这也是春节以来,霜儿第一次主动给安龙打电话。
霜儿说,你一遇到挫折就这样,人这辈子谁能没挫折啊,你现在像一个女孩子一样。安龙说是不是我现在在你心里的印象没有以前那么好了,霜儿说不是啊。霜儿说你昨天下午打我电话,我说了我有事,你还不断地打,歇斯底里似的。安龙说我昨晚反思了很多,既然分手了,我确实不应该要求你这么高。安龙说昨晚给几个人打了电话。霜儿说,我很反对你一有事就给这个打,给那个打,凡事都要靠自己,你知道吗?还有你昨天下午竟然说要去做那件事,我非常生气,我都不想理你了。
安龙问你和那个相亲的,到底发展得怎么样了。霜儿这次终于告诉了他,霜儿说她和新男友发展挺好,对方是个做生意的健全人,也是当地人。霜儿说昨天下午三点,安龙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在新男友那里,所以不方便接。安龙说你也可以听我说啊,我们又不是谈情说爱,难道你和你男友在一起,你就不能听朋友诉说烦恼了吗?霜儿说,可是你一打电话,说起来就没完没了。安龙问上次那晚上你接了一个小时的电话,是你新男友吧。霜儿说是啊。安龙说,你周五刚回去就到他那里,一打电话就是一个小时,你们真幸福,我好羡慕啊。
然后,安龙觉得真的一切都没有了。
晚上,政委给安龙打电话说让安龙五一必须回去,大不了车费给他“报销”一半。安龙说不用,我明天买回家的车票。

25号,周日。安龙去买了30号晚上回家的火车票。不过安龙一冲动,买了高铁的票先到武汉,再从武汉转车。买完安龙才发现,他半夜十点多到武汉,要从武汉火车站转到武昌火车站,那时候从高铁站出发的公交车已经很少了。
安龙头脑中总是出现那个做生意的人,霜儿坐在他的店子里。
晚上十一点,安龙洗完澡,看到手机上霜儿一小时前发的信息,安龙,你这两天心情好些了吗?
安龙知道这时候霜儿已经睡了,安龙知道回信息不会吵到她。安龙说,我一直在想那个做生意的人,你和他一次能打那么久的电话,说明你们很合得来,你有这样的归宿,我真的放心了,尽管我心痛,但你不要低估我博大的胸怀,呵呵。
安龙在凌晨五点多就醒了,继续想那个生意人。周六霜儿给他打电话时,安龙想问问那个生意人的详情,比如年龄等等。安龙或许想知道那个生意人条件人品都很好,这样安龙也就放心了,或者说安龙就死心了。或许安龙想知道,霜儿和那个生意人也是勉强在一起,并不是真的幸福。安龙觉得后一种想法真的很罪恶。

26日,周一。上午先开公司例会,再开部门例会。安龙却还在想那个生意人。下午,陈蓉上线了,陈蓉说,23日上午有段时间,手机没放在身上,父亲看了她的信息,知道了安龙要来潭中的事。陈蓉说她也没想到父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安龙说以后你准备还和我发展吗?陈蓉说,我听你的。安龙说,我早晚要见你一次。陈蓉说,我父亲已经没收了我的手机,并且限制了我的行动,我现在是在隔壁一个叔叔家上网。安龙说,那就等两个月后看机会再见面吧。
晚上,安龙在网上和小娟聊着天。安龙把霜儿找到未婚夫的事情说了。小娟说,我理解的爱情包含两点,一是双方互相爱慕和契合;二是以对方的幸福作为自己的幸福。爱情中最重要的是给予和奉献,霜儿既然找到了她想要的归宿,你 就应该感到最大的幸福才对。安龙说,霜儿将来会是个难得的好妻子,是值得男人一生珍爱的好女人。小娟反问安龙,你真的是爱霜儿吗,你确保你头脑中不是占有欲在作祟?小娟说,我觉得你有点见异思迁了,你将来如果遇到一个比霜儿更优秀,也更爱你的女孩,你也许会离婚的,霜儿也许只是满足你结婚要求的一个人而已。安龙说你说得不要太直了,我确实是爱她的,但是现实太残酷了,
晚上十点多,安龙收到陈蓉发来的信息,说在母亲的劝说下,父亲把手机还给了她,她以后发信息会很小心,发完就删除。

27日,周二。上午安龙没什么任务,就又和小娟聊了起来。小娟是特别善良的女孩,总是能给安龙带来心灵的慰藉。安龙开始原原本本地讲述霜儿的经历,告诉小娟,霜儿是多么坎坷又多么坚强的女孩,母亲去世,车祸致残,第一位男友因家庭压力而离她远去。安龙说自己曾经想到霜儿的经历就会流泪,所以安龙其实也不想让霜儿再嫁给一个残疾人。安龙还说,霜儿特别要强,讲课也很出色。霜儿还打算在业余时间摆地摊卖杂志。去年国庆,霜儿来省会和安龙约会,两个人还进了几十本杂志,霜儿提回了家乡。虽然后来霜儿业余时间摆地摊的想法没有付诸行动,可安龙还是很佩服霜儿。
安龙没有详细讲自己和霜儿恋爱的经过,就讲到了霜儿找到新男友后自己的心痛。安龙说霜儿那天周五刚从学校回来就到那个做生意的那里,安龙说那个生意人和霜儿一次电话就超过一个小时,心里很不舒服,真羡慕她找到那么好的归宿,小娟说,安龙你心里还有怜悯之心吗?连这样一个经历坎坷,曾经爱过你的好女孩你都不能给予慈悲,你还会给谁慈悲?安龙说,我不是嫉妒,我想到我爱的女孩和另一个人缠绵,我肯定会心痛啊。
小娟问,你既然这么爱霜儿,为什么要去招惹陈蓉啊?安龙说,关键就是这一点,小娟你能理解吗?小娟说,我不能理解。安龙说,那是因为残疾人恋爱的选择面太窄太窄了,几乎就没有选择权,我和霜儿是不可能的了,她其实一直想嫁给健全人啊。
下午,安龙给陈蓉发信息,陈蓉说,五一要和朋友去玩,没钱,没意思。安龙知道她在暗示什么,安龙故意不理。陈蓉又发信息说,谁现在给她钱,她就以身相许。安龙一看这句,非常恼火,莫非陈蓉真的是骗子?
同事听说后,让安龙不要再理睬陈蓉了,说陈蓉是个骗子。
晚上,安龙想给霜儿发条信息,说你找到了好的归宿,而我却遇到了骗子。安龙想想,还是不发为好。

五一,安龙回家了。政委和其他同学朋友都来安慰和鼓励安龙,要以事业为重。安龙参加了平生第一次相亲,对方是个健全的女孩子,和安龙聊了一个小时,最后说我们以后顺其自然地发展吧。其实对于正常女孩,安龙是不抱希望的,不敢想。
安龙还见到了十年没见的莹,心底却一点儿涟漪都没有了。
放假回来,部门主管和安龙谈了很多。主管说,你这段情绪很不好,我明白是因为失恋和感情上的事造成的,可是,安龙你要明白,首先把工作做好了,有了事业,肯定会有爱情的。
小娟说,其实女孩子大都喜欢这样的男生,乐观、坚强、心胸宽广,安龙你想想,你做到了吗,如果你做到了,肯定有女孩子喜欢你的。
安龙把陈蓉的名字删除了。

五一过后,安龙似乎心思稳定了下来。只是在夜深的时候,霜儿的面庞和话语还是在安龙的脑际时隐时现,泪水就不知不觉地滴落。
1月21日夜里三点半,安龙想着霜儿昨夜跟他说的相亲的事,半夜醒来就再没睡着。头一侧,看到枕边的手机,真想拨通霜儿的电话,犹豫一下,还是打过去了。没想到,才响了一下就传来了霜儿的声音。霜儿说,我也睡不着,我一直在想你。
霜儿说,我也想让我的爱一直陪伴着你,可是现实不可能,安龙,我希望你一直快乐,没有我你也能很快乐。霜儿说,安龙,你要有信心,将来肯定会有很好的女孩陪伴你度过一生的。
安龙和霜儿聊了半个多小时,安龙说睡吧,霜儿说,不要睡,我还有很多话要说,以后可能就没什么机会了。安龙说,明天还上班呢,早点睡。霜儿说,安龙这次我们聊到天亮吧,我真的放心不下你啊。安龙说,你明天也要讲课,快睡吧,半夜三更的。霜儿说,不要睡,不要关机,安龙,先不要睡啊……
 

Share the joy
  •  
  •  
  •  
  •  
  •  
  •  
  •  
  •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残殇 ———— 一位残疾人的恋歌(外甥的故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