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話題》虎媽可讚羊媽也成功

《親子話題》虎媽可讚羊媽也成功
文、圖/何美惠
January 29, 2012 06:30 AM
作者夫婦和四個孩子的家庭照。

去年在華爾街日報讀到「虎媽的戰歌」一書的節錄時,我的第一個感想是:「哇!這是華人媽媽的教養方法嗎?」果然,這篇文章馬上引起論戰,該書也成了暢銷 書。前陣又讀到「虎媽」為自己嚴厲的教育方法的新辯解,說這種教育方法可以訓練子女獨立,對五到十二歲小孩比較有效。也宣稱這方法不適用於中國的社會,自 己對上大學的「虎女」已完全放手。虎媽似乎已走上「修正主義」之路。

蔡美兒對美國的教育環境和自己的孩子承受風雨的能力沒信心,怕孩子受不良的影 響,所以兩個孩子從小每天的生活細節,都在她的安排和控制之下,虎媽這種巨細靡遺的教養方法,可稱之為「圈養」,最新的企業管理名詞叫微觀管理 (micro-management)。她的成就非凡,兩個孩子都上長春藤盟校,音樂造詣高到可以在國家音樂廳表演。她的這些成就,我只能讚嘆,但絕不鼓 勵人人跟風。

虎媽在文章中還以剛去世不久的蘋果創辦人喬布斯(Steve Jobs)為例,說虎媽的教育就是要訓練像喬布斯那種特別努力、有衝勁、和毅力的人。我很尊敬喬布斯,他的成就無人能比。但虎媽顯然不了解,喬布斯不是虎 媽養出來的。他被親生父母拋棄,由一對沒受過什麼教育的夫婦收養。為此,他一直到死都不原諒、也不認自己的親生父親。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期是很悲慘的,大學 也因為沒錢而休學,但他還是留在學校旁聽,他沒拿到學位,但他免費學到他想學的知識,例如書法之美,對他注意電腦的文字美感有很大的幫助。他經過很長的心 理掙扎和流浪,最後靠佛教來放空自己,也用迷幻藥來紓解自己,才穩定了人生之路。

喬布斯沒有虎媽的「圈養」,他是隻被丟棄在野地自生自滅、倖存下來的異獸。他的坎坷人生造就出他的創意、毅力,和他的成就,但這不是母教的結果。我要談的是母教,比較虎媽的「圈養」和羊媽的「放牧」有何不同。

西 方的家教有自由和保守派的不同風格,華人的家教也有自由和保守之分。虎媽一書最大的問題,是把嚴格管教子女的華人母親歸類為華人母親,把西人的母親和自由 派的華人母親歸為西人母親。這種二分法和歸類法,本身就缺乏邏輯。加上她對嚴厲管教女兒的親身描述,讓人容易把她自己那控制型的教育方法誤認為是一般華人 母親的管教方式,造成西方人對華人母親都是「虎媽」的刻板印象,就像一般人對「猶太母親」的刻版印象一樣。好多華裔孩子就常被問到,他們是否為虎媽管教下 的「產品」。

我的背景和蔡美兒有點相似,我們的先生都是教授,我們都是帶著孩子在美國辛勤奮鬥的職業婦女。她是律師轉教授,我是執業的會 計師。不同的是,蔡美兒是第二代華人,在美國長大和受教育。而我則是新移民,在台灣長大後來美國留學。一般認為,第一代東方母親比第二代教子女更嚴厲,照 理虎媽應該是我,而不是她。莫非是她自稱屬虎,有虎媽嚴格控制的個性,她在書中一再挑戰美國的的教育方法,再三批判給孩子自由和自信的原則。我正好屬羊, 堅信「羊媽」勝於虎媽。母親要像隻「領頭羊」,帶領羊群走向安全的水草地,而不是像老虎般控制子女。母親的責任在培養孩子的自信心,在引導他們的人生的大 方向,有自信的孩子,自己會選擇,自己會奮鬥。

盡分隨緣 兒女才會獨立

我來美國留學、創業和教養四個子女。因執業的關係,也提供客戶的家庭和財稅問題的諮商,我對移民面對的經濟和文化衝突有很深刻的體會,在拙著「愛與錢」一書中,除了談家庭理財節稅外,也分享了很多理家和教養子女的經驗。其中一段用牧牛來比喻教養子女:

… 養小孩就像牧牛一樣,你可以把牛養在牛圈裡,每天花時間親自照顧牠、餵牠,容易養出肥嫩但經不起風雨的牛隻。你也可以把牠放在一個安全的水草地,讓牠們自 己去尋找食物,可能養出更精壯的、耐得住風雨的牛隻。母親的責任,不在於替子女做多少工作,而在於引導孩子人生的方向,培養他們的眼光、氣魄和夢想,有信 心的孩子,跌倒會自己爬起來。…

這段文字總結了我30年教養子女的經驗。教養子女到底用放牧或圈養好呢?「盡分隨緣」就好。佛家在「隨緣」之後加個「盡分」,但我比較喜歡把「盡分」放在前面,教養子女,母親先盡了分,後隨緣放下,兒女才會獨立。

什麼是母親應盡的「分」呢?分,就是母親對自己角色和責任的認定。我相信每個母親都想盡分,但每人對自己的「分」的認定卻不盡相同。這個不同,來自信仰和文化,來自母親的自信心,和來自對生命的體驗。怎麼做才能「適分」,才不會「少」和「多」呢?

兒 女是資產還是負債?東方人有和子女前世相欠債的觀念,所以子女是債,需要此生無盡的努力,才能償還幾輩子相欠的債務。這種觀念容易流於溺愛子女,讓他們予 取予求,不求獨立。另一個觀念是養兒防老。這種觀念之下,兒女是資產,教養子女是投資。這個觀念容易流於控制子女,造成虎媽風行,狼爸出現。西方聖經上說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產業,因此,兒女是上帝贈與的資產,所以父母也應可控制子女。但聖經又記了約伯的故事,上帝把約伯大量的田產、子女和健康全部取走,後來 又全部歸還給他。這個故事教導父母,兒女是耶和華的,不是他們擁有的,他們只是受託人,要盡的只是善良管理人的責任。美國法律就是在這個觀念下定的,孩子 過了18歲就獨立,父母的責任就了,不必管,也不能管。

新移民母親在美國教養子女,面對這兩種文化的衝擊,自己須要先調適,先深刻了解東西文化的優缺點,培養對自己的信心,不要人云亦云,看不起西方的教育方法,或是全面放棄東方文化的優點,才能在東西方兩者之間取其長,做到「適份」,在美國養出快樂、有創意、且有成就的子女。

生命體驗 影響教育方法

很 多勵志的書,都教人從生命的盡頭往前看自己。一個母親的生命體驗,和對人生的看法,直接影響教育子女的方法。蔡美兒在虎媽一書末了,說她妹妹的癌症讓她對 生命做了省思,也改變她教女的方法。我很能體會她的說法。我19歲時,父親在自營工廠因觸電身亡,讓我看到約伯故事的實景:他走時未帶走任何事業、田產, 愛妻和子女,只讓年紀輕輕的我面對生命的無常。先父過世後我學佛,讓我對人生的金錢、名位、和財富比較放得開,也學得了「盡分」和「隨緣」。教養子女,我 只要「盡分」,子女是否有成就「隨緣」。

先母對我的影響也很大。我生長於一個五個兄弟姊妹的家庭,先母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放牛吃草」。我 也學著母親,用放牧的方法教養我的四個孩子。這個方法,套句企業管理用語,就是「宏觀管理」(macro-management)。也就是用隨機式領導 (contingency leadership):隨子女的能力、性向、和興趣來教養。而不是用強制性的手段。

我返校讀書時,先生剛唸完 博士,初任教職,為取得終身職而忙。「放牛吃草」的教養方式,讓我們能度過艱難的日子,也讓我一面帶著四個年幼的孩子,一面唸完稅法碩士,並且通過美國和 台灣的會計師執照考試,從零開始創立自己的事業。我如果當年沒有「放牛吃草」,而用虎媽微觀調控(micro-management)、巨細靡遺的教養方 法,自己早就「過勞死」了。

談完盡份,談隨緣。緣有內外,以「放牛吃草」為諭,內緣就是牛,也就是孩子,他們的天資和個性都不同。外緣就是放牛吃草的水草地。

我的「隨緣」教養法,簡單可用車來比喻我的四個孩子:

大 兒子像一台探月車,在太空漫步。他從小問題滿腦子,答都答不完,但也因此常心不在焉,難以控制方向。他為了傳教而休學兩年,大學時那門課成績不夠好,就再 唸一遍,原是唸政治,又轉唸經濟,結果大學唸了五年。好在楊百翰大學是被評為全美最物超所值的大學之一,大學評比排名高,學費比公立大學還便宜,所以也沒 損毀我的荷包。他很幸運,一畢業就到聯邦政府工作,學以致用。白天做公務員,晚上利用老闆(聯邦政府)補助的學費,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唸應用數學碩士班。 他買了共有公寓(condo),自住兼做房東,每天坐地鐵上班,過著單純的教會、工作和讀書的生活。他32歲還是單身,最大的志向就是唸博士。做個母親, 我也曾試著要拖、要推、要拉,想讓這車行得直又快,但成效有限。最後我體會到,他的人生步調雖緩慢,但很穩定,這可能是對他最好的人生之路。

老 二是女兒,她像一台跑車,速度快,還可以順便「載」其他兄弟和妹妹。我唸書和工作忙,平常都靠她和保母幫我照顧小弟妹。表面上,她是華人移民第二代的「樣 板」:小學跳級,16歲唸柏克萊加大,23歲拿到哥倫比亞大學法學博士學位,現在當律師。實際上,她從小就是個小媽媽,極愛孩子。從小夢想做個公主,能和 王子有個美麗的婚禮和幸福的家庭生活。她22歲就結婚,29歲就已是兩個小女孩的媽媽。她和哥哥散亂多思的個性完全相反,手上有三個計畫手冊:年曆、周 曆、和日曆都填得滿滿的,做每件事都經過仔細計畫,有條不紊,所以效率高,從小就不用我操心。

老三也是女兒,她像越野車,不是開在馬路上, 而是開在野地。坐在這部車上東搖西盪,心驚膽跳。因為車不知道要走向何方,也不知下一站要停那裡。但常在「山窮水盡疑無處」時,得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意外驚喜。她初中當校刊主編,寫了一篇文章批評學校所有時鐘都不走,惹得校長當她面暴跳如雷,但不久全校的時鐘都會走了。剛進高中不久因一篇文章用字過 深,引起老師懷疑抄襲,鬧到校長那裡才獲得平反。當學校報紙總編輯有板有眼,也讓她進了柏克萊加大。大學時我每次問她要主修什麼,得到的答案都不同,到最 後是主修傳播和公共政策。她從沒給我看成績單,都說成績普通,沒想到畢業典禮上,她以榮譽學生畢業。在經濟不景氣聲中,還沒畢業就被「雅虎」聘用。我終於 體會,越野車是不會受「後座駕駛」指揮的。

老四是兒子,他像轎車,是屬於豐田Camry型的,開起來平穩,省油省電,而且不必花精神保養。 他言語不多,講話也慢條斯理,「黏牙帶齒」(客家話形容一個人口齒不清), 看起來內斂而平凡,但愛講冷笑話,很幽默,很能接受建議,也總是為別人想,對窮人和弱者特別有同情心,也因此能從各種服務中學習領導能力。他在姐姐的鼓動 和指導下,在高中從班代、級代表、一路競選,當到學生會主席。大學在柏克萊加大主修機械工程。他也為了傳教而休學兩年,到香港傳教剛回來,在傳教期間,也 是繼續擔任領導職位。

就像坐不同的車,30多年來,我跟著每個孩子經歷不同的挑戰和磨練。不論是探月車、跑車、越野車、或轎車,每種車的車 性(型態、功能、速度、和耗油量)都不同,四個孩子也是一人一個性,天分也不同。做個母親,我需要學習隨車性踩加油器和煞車,讓車子能順利跑。如果把探月 車當跑車開,那一定把車弄壞。如果把跑車當探月車開,那麼一定超速。如果把越野車當豐田車開,那就埋沒了越野車,也見不了新天新地。四個孩子沒有一般虎媽 引以為傲的成就,但幸運的是,每部車都照自己的速度,向自己的目標走,沒有人擋路,也沒有人硬推或拉,偶而須救火,但都快快樂樂。

我們家人 偶而會在聊天時討論,一個人的成長到底靠天生(nature) 還是教養(nurture)。孩子們常用他們的優、缺點開玩笑,說:「謝謝您們賜給我的基因。」同樣父母生養的兄弟姊妹,天生的性格卻南轅北轍。例如,我 家老大和老二接受性向測驗,每個項目的結果都是相反,他們走的人生路也不同。

談完我家的牛(車),再談放牛吃草的草地。牛是不能隨便放的,要準備好草原,也要有安全措施,否則牛不是養不大,就是在暴風雨中迷失了。放牛的草原有三個區:家、學校、和教會。

草 原第一區是家。和一般留學生家庭一樣,我們都經歷了在新天地十年奮鬥的過程,因為買不起真聖誕樹,我們家的第一棵聖誕樹是包裝紙剪的。因為捨不得買新玩 具,我們曾是車庫拍賣的常客。但我們一直享受美國最豐足的精神生活:讀書。我在孩子剛懂事就陪他們認字讀書,而且從讀閒書(故事書)開始。美國的強大,從 圖書館開始,不只圖書豐富,借書也方便,每次一借就是一箱。我對美國風俗文化的了解是從陪孩子讀故事書學起的。孩子們在一本一本的故事書中,不只學會了讀 和寫,也了解美國的文化和做人處世的道理,長大後反而成了我這方面的導師。我們要孩子回家自己唸書和做功課,不懂得才來問我們。我們堅信睡眠是最重要的, 我們只催小孩上床,不讓開夜車。因為有兄弟姊妹日夜相處,他們從小就學會大帶小,學會彼此照顧,彼此競爭和禮讓。不論生活、就學、找工作,婚姻和交友,他 們有問題先找兄弟姐妹解決,不能解決的才來找媽媽。

草原的第二區是學校。我們也學孟母三遷,在舊金山好學區買了房子,事實證明這是此生最 好的投資之一。我們買了房子搬家後,大女兒又要被載(bus)到原來的學區小學上學。我帶著剛會走路的小女兒,挺著懷老四的大肚子,天天跑舊金山教育局爭 論,磨了一個禮拜,終於見到教育局副局長。我把她的資優生認定書給副局長看,並說明她已在原校跳級一次,需要程度相當的同齡孩子一起學習,不願再讓她跳 級。而且,我說如果不能上學區學校,每天都要很早起床等校車,我須要把弟妹吵醒,陪她等校車。我只有申請「在家上學」(home schooling),自己教她。副局長被我說服,打電話給學區小學校長,校長才同意把學生重新分班,騰出一個位置給大女兒。因為舊金山有兄弟姊妹上同一 校的規定,老三和老四也順理成章上了好學區的小學。這是學校有中英雙語班,兩個小的因此有機會從幼稚園起就學中文。

有些人認為舊金山太自 由,公校也不夠好,不夠安全。但我和先生認為唸公校比較能認識美國各社會階層的文化,經濟負擔也較輕。而且舊金山臥虎藏龍,好學區的公校生素質不會輸給私 校生。四個孩子從幼稚園到高中都唸公立學校,不只學費,連書費和雜費都是用我們納稅人付的稅金。我在他們大學選校時表明,在美國,十八歲就是成年人,大學 學費是他們自己的責任,但我們會「贈與」他們加州州立大學四年的所有費用,他們要唸私立大學,多出部分要靠獎學金和自己貸款。結果他們四個都選學費便宜的 教會大學和柏克萊加大。現在經濟不景氣,多少父母和年輕人被學生貸款壓得喘不過氣,但我們的孩子因為唸便宜的本州州立或自己教會的大學,畢業時都無債一身 輕,可以不必為學生貸款折腰,也能選擇自己有興趣的工作。

草原的第三區是教會。雖然我們一家人信不同的宗教,但彼此接受, 並在精神和物質上支持彼此教會的活動、十一奉獻和傳教。孩子心中有神,精神比較穩定,也不會去沾煙酒、磕藥、和亂交朋友,有了這道安全網,我們可以放手。 孩子們也知道,他們可以在外闖,但有問題可以回來找媽媽,媽媽會幫助他們解決。我平時放任他們,但在孩子的每個人生的重要階段,如選學校和買房子等,都先 做財務和風險分析給他們聽,幫他們提供意見,讓他們自己去做選擇。

新移民在文化衝突下教育子女,比一般美國家庭困難。不論用開車或放牧來比喻母職,引,提供豐富、安全的草原,讓他們能自由闖蕩,是母親所要盡的份。

蔡 美兒在「虎媽的戰歌」中詳述和女兒的爭戰,但挑起爭戰不同於面對挑戰。家不應該是個戰場,而應是個避風港。母親也不須要唱戰歌,只要安靜沉著,像海港的燈 塔,靜守著港口,指引孩子的人生方向。也像避風港的防波堤,靜靜地伸著雙手,讓孩子在人生航路上遇到波折時,有個回歸和停泊的地方。

—————————————————————————————–

很有智慧的妈妈!谢谢分享!

— Diamond

Share the joy
  •  
  •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