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风儿吹不散的。。。(十七)

小竹妈妈敲门走了进去。。。

   姚小竹的妈妈放下电话,再无心思备课。她先拨了个电话到医院,想找丈夫商量一下,但是他办公室没人接,只好作罢。等到她忙碌完一天的工作,从学校走出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自顾自怜又悄无声息地落下,在路边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恍如混沌的梦境,不知从何处而来,也不知往何处而去。小竹妈妈心情沉重,不想骑车回去,只想独自一个人清静一会儿,想一想心事。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她推着车子,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脚踩在薄薄的雪地上,发出有节奏的响声,后面留下的,是一串串走过的白色脚印。

   时间过得真快,想起当年远离家乡来到这个小城,转眼也有近二十年了。那个时候,自己扎着两条粗大的辫子,胸前别着领袖的像章,梦里面不知缠绕了多少美好的理想,崇高又疯狂,对未来,充满了自信,仿佛自己单薄的肩膀,真的能够扛起改变整个世界的重担,让旧貌变新颜。可是曾几何时,秋天的风沙吹灭了心中希望的种子。理想,在这片沙不沙土不土,连仙人掌都懒得生长的荒凉土地上,好似暗夜中划起的火柴,只剩下遥遥欲灭的光,而梦幻,更好像从前稀薄的神话那样,连一点影子都再难找到了。

   她想起过世的母亲,一种难以言状的悲伤涌上心来,心如刀割。由母亲,她想起了眼前令她头痛的女儿小竹。小竹三岁那年,环境所逼,她迫不得已把孩子留在了老人身边,一留就是四年,现在想来是有不妥,却又无奈。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忙着斗私批修,忙着紧跟领袖,哪里有时间顾念孩子和家庭。当小竹长到七岁,该到入学年龄的时候,才想起去老家乡下把孩子接回来。

   她仍然清楚地记得,那年她回老家接小竹,是分别四年以后的第一次见面。见到女儿,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女儿又黑又瘦,头发像枯草一样长在略微偏大的脑袋上,一双黑亮的眼睛怯生生地看着她。她站在低矮黑暗的老屋里,身上穿着土布褂子,裤子那么短,一双红色的布鞋上粘着泥土。她轻声地叫着“小竹”,想上前抱抱她,小竹却忸怩地躲开了,藏在大门的后面就是不肯出来,任外婆说“快出来叫妈妈”都没用。后来被骗着坐上了车,一路上就喊着外婆,哭了睡,睡醒了又哭,怎么劝都没有用。后来回到了家,她和丈夫曾试图弥补这四年不在身边造成的缺憾,收效甚微。小竹从来不主动喊“爸爸,妈妈”,在家里不放松,拘禁不多话。
   记得有一次,小竹从家里偷了钱去换棉花糖吃,被他们发现,想要教训她做一个诚实的孩子,吓唬了她但是并没有动手,却不想小竹到房间里搜出从老家带来的衣服,自己打了一个小包裹,悄没声就离开了家。等到傍晚时分,全家人才发现小竹不见了,发动了认识的人到处寻找,最后才在汽车站进口的角落里找到了她。问她要去哪里,小竹回答要回去找外婆。气得她大发雷霆,拖回家去,着实地用扫帚条好好地打了一顿。奇怪的是,那是唯一的一次出手最重打小竹,小竹却没有哭,只是流着眼泪用眼光默然地注视着她,让她有些内心的胆怯和不安。那个时候自己也年轻气盛,小竹越是不哭不响,她就越发的上火,扫帚条挥舞得就越高,最后还是她丈夫看不过才拦下了事。自从小时候的那次挨打,她总感觉小竹的心离她越来越远。还有上次,为了小竹和那个叫做赵文峰的男孩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自己也曾经失去理智打过她一巴掌,现在想来,小竹不向她打开心扉也有她的道理。毕竟,作为母亲,自己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

   这样一路的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家门口。她把自行车锁好,跺了跺鞋上的雪,把头发和身上的雪也抖落掉,这才掀开门帘进了家门。
   小竹和妹妹都已经回家。一锅稀饭已经煮好了,搁在饭桌上,下面垫着隔热的毛巾。炉子上的大铁锅上架了蒸笼,水蒸气从笼子里冒出来,小竹正埋头站在案板前揉面,准备蒸白面馒头。炉灶边的两只大碗里分别装着炒好的菜,用碗扣着,怕凉了。水缸里的水也挑满了。自从儿子上了大学离开家以后,他们两口子忙碌工作总是很晚到家,做晚饭和挑水的事情几乎就落在了小竹的身上。小妹妹做在旁边拉风箱。这会儿,她正在用火钩扒拉埋在炉灰里的土豆。
   她站在小竹的身后观察了一会儿,见她用力揉面的样子有些吃力,就放下东西洗过手,走过去对小竹说:“你去摆桌子吧,我来揉面。”说着就卷起了袖子。小竹这才注意到妈妈回来了,顺从地去摆碗筷。
   “最近学校功课怎么样?能跟得上吗?”她一边把切好的面团揉成馒头形状放进冒热气的蒸笼里,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要背的东西挺多的。物理有些吃力。”小竹回答说。
   “哦,那你不会要多问老师和同学,知道吗? 不要不懂装懂。”
   “嗯。”小竹摆好桌子,把妹妹支开,自己坐在炉灶旁边添煤拉风箱。
   “晚自习时间,一般都是谁在教室陪你们?”馒头蒸上了笼,她把案板上的面粉清理掉,刀子摆进了抽屉。
   “基本上是班主任李老师。”炉子里的火烤得小竹的脸红扑扑的,眼睛里都是跳动的火焰。
   匆匆吃过晚饭,小竹骑上自行车去学校上晚自习。她走了没有多久,小竹妈妈穿上棉衣也随其后去了一中。
   虽然是晚上,又下着雪,教学楼一号楼里照样灯火通明。从窗口望进去,同学们都在专心读书。每一个教室里都有老师在帮助同学指导和补习。楼下的车棚里则停满了自行车。
   她顺着楼梯上去,很快找到了教师办公室。里面灯亮着,门也虚掩着。小竹妈妈敲了敲门,只听见里面传来一声男中音“请进”的声音。小竹妈妈走进去,随手把门关上。
(未完待续)
Share the joy
  •  
  •  
  •  
  •  
  •  
  •  
  •  
  •  
  •  

11 Responses to 那风儿吹不散的。。。(十七)

          • 父母气急了时,有时会控制不住自己,打孩子,我觉得不管是不是在父母身边长大,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特别是那个年代,观念还不那么开放。

             

          • 我认为父母的年龄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我父母有我哥的时候还很年轻,就非常严厉毫不留情的,有了我的时候年老体衰了,就非常慈爱和颜悦色的。

            小竹的妈就是太年轻气盛了,对小竹的期望越高失望也越大。

            一大早上,我那么手疾眼快地才抢了一板凳儿,也没顾得上出其他声儿。

             

  1. 很真实啊,像我,小时候就挨了些打,当然和我的弟弟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那个年代的父母,不都是认为“棍棒下面出孝子”么?不打孩子的父母倒是少数了!

    一路跟着读下来,好像又回到年轻的时候走了一遭!

     

    • 我小的时候没记得挨过打,但是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父亲干活很辛苦,中午回来午睡,我很不体谅的领着一帮孩子在外屋大吵大闹,把父亲气的扔了一只鞋子出来,但是没打到我。

      现在自己也是为人父母了,真能体谅到父母的不易,现在想想,自己那时怎么那么不懂事!

      小竹其实还是蛮听话的孩子,就是感情这东西,不是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了得。年轻时得怀春,憧憬,太美好,自然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