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憤青

【金山人語】邱鴻安 May 27, 2014 06:00 AM

聖塔芭芭拉加大男生羅傑,個子矮小,不善交際,以致交不到女友,22歲仍是處男,整日價自怨自艾,思想日走極端,變得仇恨女性,終至產生殺人洩憤的念頭。23日晚,他展開計畫已久的殺人行動,先在所住公寓,用刀連殺三名華裔男生,再開車到街上,四處撞人和開槍掃射,結果又殺了三人,撞傷射傷13人。

這種殺人洩憤的模式,也見於其他槍擊案,譬如2012年12月康州20名小學生被屠殺案,槍手藍薩(20歲)就是一名「憤青」,又如2012年7月科州12死70傷的戲院屠殺案,槍手賀姆斯(24歲)也是一名憤青。

1960年代,美國憤怒的一代,把矛頭指向建制,所以年輕人喜歡上街抗議,反建制反文化,反越戰爭民權、以及爭取言論和性愛自由。到了今天,憤青卻把一切錯誤歸咎於旁人,殺人成為洩憤的唯一手段。從反建制反文化到殺人洩憤,憤怒青年走上一條歪曲的道路。

今年3月,聯邦疾病預防及控制中心的報告說,美國每68名小孩中就有1人自閉(自閉男孩是自閉女孩的五倍),可見年輕一代的心理出了大問題。雖然大部分患者都可隨著成長而擺脫自閉,但只要偶有失控,思想走上極端,麻煩就極大。另有報告顯示,全美1400萬人患上憂鬱症,過去十年憂鬱藥物的使用增加了三倍。

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很複雜,但至少有三點值得注意。

第一,以羅傑為例,自小缺乏與人溝通,內心積鬱得不到排解,終釀成大禍。他自言,七歲時,父母離婚,成為他人生的大轉變;又說在學校被人霸凌和嘲笑,高中和大學時都交不到女友。他孤單,一個人在想,沒有與人溝通,得不到父母的疏導,更沒有人教他不應殺人。

第二,羅傑是個富二代,物質豐富,開名車,穿名牌衣服;心思也放在這裡,以為打扮自己,穿名牌,就可吸引女子,卻沒有考慮可向其他方面發展,例如在學業上用功,也可能在學校生活中找到突破。

第三,從羅傑的「自白書」看,他沒有應付挫折的能力。父母對子女過度保護,避免讓他們去面對困難,孩子因此沒有機會去經歷失敗,從中吸取教訓,發展不出應付挫折的能力,這是教育的嚴重失誤。如果羅傑自小就練就應付挫折的能力,就不致把責任推給別人,以殺人作為解脫。

Share the joy
  •  
  •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