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鸥 (海归短篇小说)三

那个晚上之后,他们的晚餐约会越来越频繁,他知道她不久前刚与大学时认识的男朋友分手,好象是男孩子不想在上海苦苦地奋斗下去,回了浙江进了一家医院做药 剂师。陈子明把太太和两个女儿守在美国因为大女儿不喜欢中国这些家庭琐碎告诉了曾枚枚,他们相互安慰相互打气,很快也很自然,两个人在一个夜晚手挽手走进 了陈子明的豪华住处,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就那样各自心照不宣又极度饥渴地融进了各自的身体和生活之中。 

   陈子明名示暗示都有过,他只是一个人寂寞,他不会放弃美国的妻小,他不会给她任何名份!她从来也不往那方面问任何问题,他回美,她会为他两个女儿挑选那个 年龄应该喜欢的礼物,有时还会买一些上海名点零食,让陈子明带着,她不说为谁,陈子明知道是那应该是给蔡安妮的。他很感动,难为她一个年轻的女子能有这份 大度!又这般细心周到!他觉得对她有所亏欠,而弥补亏欠的第一步就是他让她搬过来跟他一起住,这样可以省了她的生活费的大部分,只是非常抱歉地给她打预防 针:如果妻子过来的话,曾枚枚需要回避。她说她懂,她不会让他为难的!

   开始,回去面对妻子,陈子明也内疚也惭愧,所以每次回去他竭力想讨好妻子,不仅在床上使出浑身的解数,而且家里家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可渐渐地,他发现力不 从心,愧疚在慢慢淡去,对妻子的身体没有相对的激情,他只好偷偷借用药物来达到让妻子满足和愉悦,他也在想自己大概正在老去吧,可是回到中国,面对另一个 年轻的富有弹性的身体,他又生龙活虎了,几次下来,他觉得枚枚说得很有道理,夫妻做久了,其实只剩感情和亲情了,爱情没有了,男人爱不爱,真的很明显,对 着一个女人他身体没有反应,基本上爱情已经是无影无踪了!

   蔡安妮如果说一点没察觉丈夫的变化,那也不可能,不如说她选择了不去注意那些让她心跳加快的迹象,四十多岁的女人,长夜里孤枕难眠时,她也觉得身体里那盆 烧得正旺的火却没有人可以为她扑灭,丈夫越来越少的亲近,更使得她倍感孤寂。大女儿即将高中毕业,一门一门的考试,申请大学,上补习班,她帮不了多少忙, 但是接来送往的做司机却也让她忙个不停。心情低落的时候,有一朋友带她去教会,在那里,只要聚会总就有人问她先生怎么没去,她解释先生回国发展,别人的眼 光立刻变得怜悯起来,仿佛她是一个弃妇,被老公欺骗,她受不了别人这种可怜的眼神,陈子明只要一回美,她就会拉住他到教会去,一半希望丈夫也能成为基督 徒,有点道德伦理的约束,另一半也是想让那些常把她当作可怜虫看待的人看看,瞧!这就是我的丈夫!他好好的还陪在我的身侧!你们看好了,不是所有的海归男 人都是陈世美!

   唯一让陈子明夫妻都很头痛的是大女儿安安对她父亲的态度,不冷不热,不理不睬,不多言不多语,完全没有笑脸!陈子明有时想跟女儿谈谈她读大学的事儿,女儿 一付“我自己可以,不用你烦神!”的样子,唯有小女儿妮妮还常会和陈子明发嗲:“爹地,你怎么在中国的时间越来越长啊?你什么时候回来不要再去中国啦?” 陈子明疼爱地捏捏女儿的小鼻子,说:“姐姐马上要上大学了,爹地得多挣点儿钱啊!还有你呢,上大学很贵的!”妮妮歪着脑袋:“姐姐说她自己贷款!她让妈妈 把钱留着将来出事的时候用!她还说将来如果有一天你不管我们了,她会供我读大学的!”陈子明很生气:“这个安安,胡说八道!爹地怎么会不管你们呢!这孩 子,真不像话,我得和她好好谈谈!”妮妮有点担心:“爹地,你别说我说的啊,姐姐说你给我们买的礼物一看就是女人挑选的,你不会知道选那样的礼物的!”陈 子明心里咯噔一下,这个聪明的大女儿啊!她还看出了什么?好像什么都逃不过她小大人般的法眼!

   女儿高中毕业典礼,陈子明特地回来参加,那天晚上,全家在一家泽西城哈德逊河边的查德屋西餐馆里吃晚饭庆祝,陈子明特地订了可以看到整个曼哈顿灯火的靠窗 边的桌子,开了香槟,举杯对女儿说:“安安,我知道爸爸回国这几年没能好好陪你们,对不起!可是,我要你知道,你们三个永远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你这么 争气,进了这么好的大学,普林斯顿是我的梦想,你帮我实现了梦想!爸爸当然会负起你所有的费用,包括如果将来你真的进医学院的费用!爸爸谢谢你,你是我的 骄傲!”安安那天可能高兴吧,还算给她父亲面子,站起来走过去跟父亲拥抱了一下,回到座位,她直视着父亲的眼睛,说:“爸爸,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尽快 回到美国,跟妈妈一起生活!我的同学说男人和女人如果像你们这样分开,应该离婚,否则是不人道的!”蔡安妮一把把女儿拉坐在椅子里,让女儿别乱说话,挺高 兴的晚上,不谈别的,只为安安的毕业庆祝。

   那天晚上,陈子明搂住妻子躺在床上时,说:“我这次回去问问看是否能调回到美国总部来,女儿大了,我们也老了!”蔡安妮,把头伏在丈夫的胸膛,嘤嘤地喜极而泣。

Share the joy
  •  
  •  
  •  
  •  
  •  
  •  
  •  
  •  
  •  

One Response to 海鸥 (海归短篇小说)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