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胜教育专访议员Susan A. Bonilla

加州参议员Susan A. Bonilla于2010年十一月第一次当选,并代表加州第14议会区,包括Contra Costa及Solano郡。她是议会商业、专业及消费者保护委员会的主席,并是议会健康及议会公共事业及商业的座上议员,她也是加州K-14学校议会增进整合STEM教育指定委员会的主席。在当公务人员前,Susan在Mt. Diablo统一学区里担任英文老师。她从Azusa Pacific University拿到她的文科学士学位,主修英文,并从CSU Los Angeles拿到教学证照。 Susan和她的先生John居住在Concord,他们育有四名女儿及三名孙子。

2014年2月

T – 智胜教育
S – 议员Susan A. Bonilla

T: 州议员Bonilla谢谢您接受我们智胜教育月刊的专访。请说说您对于增进科学、科技、工程及数学教育,也就是大众所知的加州K-12年级的“STEM”所付出的热情与贡献?

S: 我相信帮助学生增强STEM教育背景对于加州在世界经济里的竞争力是很重要的。去年,议会发言人John Perez指派我主导“增进整合STEM教育指定委员会”(Select Committee on Increasing the Integration of STEM Education)。这个指定委员会专门发展政治、投资及合作来增进本州学校里STEM的可用性及效果,目的就是和公司及教育的领导者合作来增加学校的STEM教育,希望能让学生更适应这个多变的工作需求˳

我们有很好的开始。去年秋天我们举行了第一次的听证会,这是一个讨论及预先审查STEM事务影响报告(STEM Task Force Report),由加州教育部门赞助,也是由一组高知识领袖、公司及企业代表、老师、行政人员及其他人员所创立的。我们也和企业专业人士及教育专家举行多次会议, 来讨论在课堂里利用更先进技术的仪器及教育方式来做最有效的实施。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这个指定委员会将会继续主持听证会,着重整合STEM教育,并到州内学区来评估需求及收集资料,我很期待这些讨论。

T: 我你可以讨论一下您的背景,以及它对您关于国际交易及公司见解的影响?

B: 我是在台湾出生长大,直到我大学时回到美国,这让我对于台湾及中国的关系有着独特的感激。加州的定位是增加我们和亚州的贸易合作, 身为一名立法委员,我常到台湾及中国旅行,而州长Brown在中国设立一所贸易办公室激励了我。我将会继续提倡在台湾设立加州贸易办公室,因为一个较强大的商业及教育合作可帮助加州的经济持续地成长。

T: 在过去的三年,您身任教育财政议会预算小组委员会(Assembly Budget Subcommittee on Education Finance)的主席,您认为您对于增进州教育系统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S: 我和我的同事在经济消退时对于恢复被大幅缩减的教育经费做了很大的努力。我们去年在州首府非常成功地颁布了近年来最重要的教育改革,包括新的地方控制资金公式(Local Control Funding Formula),实施新的基本主要州标准(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及建立全州的新式考试系统

我们帮忙州长制定一项Local Control Funding Formula的折衷方案,可以提供更多资源给最需要的学生,同时也可增加所有学校的资金。这个折衷方案是由许多小组委员会举办了听证会,收集了无数小时的证言及公开议论的结果。 ˳

最重要的是,我确保了12.5亿一次性的资金来施行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提供老师及增进学校的科技专业发展,这个及时的资金在今年秋天已两次分期地到达我们的学区。根据州教育部门指出Contra Costa郡及Solano郡,包括我的选区,收到了超过$470万的Common Core发展基金,算下来每学生$200美元。另外,靠近San Francisco的学校收到1千万的资金。

我也把增进教育考试列入优先考量。很骄傲地,立法部及州长通过了议会法案484条(Assembly Bill 484),让加州能成功地转型到下一代的学校评估。这个法案在这个学年开始终止了许多全州的考试,并全面地于2014-15学年实施根据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为准的新电脑英文及数学测试。 AB484让更多在今年春天参加实施试验考试,开始了以电脑考试为主的历史性转变。 AB484将会带给考试系统相符合的新内容标准及21世纪的学习。

T: 您在首府也是保护早期儿童教育方案的领袖,可以提出一些贡献的例子?

S: 我这个方案遭遇了严重的预算裁减,到现在才开始恢复。我对于之前为过渡性学前班(transitional kindergarten)的预算争议的努力感到骄傲,这让年轻的学童得到他们成功需要的基础,我们已经从一些提前就学而得利的学生身上看到正面的结果。 ˳

我也发起了274议会法案(Assembly Bill 274),它提供加州早期儿童教育传播系统更有效地利用科技系统。这个新的法律让孩童照顾提供者能借着直接存钱拿到付款,州内很多行政机构都在使用此方式。这也让签单的要求简单化,能每月地核对工作表,而非每天。最后AB274能让资料电子化地储存,这个法案增进了州内的儿童发展系统,所以提供者可以把稀有的资源服务给需要的家庭,而不是花时间填写表格。

联邦政府在提倡早期儿童教育上也该提振它的角色,这就是为什么我发起了议会联合决议16(Assembly Joint Resolution 16)来催促国会制定欧巴马总统的预算提议,增加学前班及早期儿童教育的资金。联邦奖学金里有贵重的宝藏可提供给这些方案,但我们需要加强州的能力,提供所需的符合资金才能赢得这些奖学金。所以AJR16也可要求州督学准备一份企划来让加州更有竞争力,为未来学前班及早期学习方案的增加资金。

T: 让我们谈谈关于高等教育:学院费用的增加或大学教育。为何州政府投资学生助学方案,像是Cal Grants(加州助学金)及新的Middle Class Scholarship(中产阶级奖学金)如此重要呢?

S: 经济要增长,加州就必须投资高等教育。公司需要教育良好的员工, 还有一套强健的教育系统来帮助加州保持全美及世界的领导地位,这让像是Cal Grant这样加州首创的重大投资之一成为保持成功经济的决定。

虽然Cal Grant不能涵盖所有的学费,但它还是能为依赖助学金的学生提供一些鼓励,并鼓舞他们上大学的可能。 Cal Grant认可及奖励学生的学业及领导能力,让学生有机会能实现他们的梦想并追求他们选择的职业。 Cal Grant代表及总和了加州人的心声:“我们愿意投资你未来的成功!”

不幸的是,在最近的预算循环里,Cal Grant是其中一个预备缩减的目标。我相信这给我们学生一个很糟的信息, 让他们觉得这些奖学金是可以被牺牲的。当我是教育财政小组委员会主席时,我鼓舞了资金保管人并让州长原先的缩减减少了50%。 ˳

从下个学年开始,许多学生都会有另一个由Middle Class Scholarship提供的高等教育学费补助,将会给在加州居住的CSU及UC学院的大学生。一旦完全地实行,家庭收入在$15万以下的将可省下10-40%的费用。

T: 最后,您常提及您在支持更强的教育课程及赢取了更固定资金的成功是来自于高中英文老师的背景,是什么启发了您离开教室并开始了这么不一样的公共服务事业呢?

S: 当能被选为这个职位的机会第一次降临时,我一开始的反应是拒绝,我很庆幸我没有,因为政治把我在教室里的影响力推到了另一个层次。我喜欢作为一名老师,而现在我能影响整个家庭及全州的教育政策,从一个对于曾被教育训练及热爱的特殊观点出发。回首过去,我认知到了你不能完全为人生计画,你必须要保持敞开了心并愿意冒一些险。

T: 谢谢议员Susan花时间接受我们智胜教育月刊的专访。

B: 这是我的荣幸。

Share the joy
  •  
  •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