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校为何那么不欢迎亚裔学生?

 转自 2015-11-08 汤頲   微看天下

如今,亚裔在报考美国名校时面临极其严峻的挑战。有数据证实,同等背景条件下,亚裔进一流名校SAT要比白人高140分,比西裔(西班牙语)高270分,比非裔高450分。亚裔在任何一个SAT分数段的录取率都是最低的,在同样分数的情况下,录取率比白人低67%,比其他族裔则更低。不少品学兼优的亚裔孩子遭到藤校拒绝,却永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记者在加州就有一个朋友的儿子,田径高手,不仅学习成绩全A,还参与各项课外活动,是课外俱乐部的负责人,可以说,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一点找不出毛病,但他最终仍被所有他申请的藤校拒绝。类似的情况很多,让不少亚裔孩子倍感挫折。

为了挑战亚裔学生遭受的不公平潜规则,一些亚裔维权组织近年来也是屡屡出击,四处起诉,但收效甚微。

据美联社消息,美国教育部对普林斯顿大学涉嫌种族歧视的调查结果最近出炉,结果竟然是:没有证据显示普大歧视亚洲或亚裔申请学生。今年稍早,美国教育部还曾表示,经过调查,哈佛大学也没有类似的歧视。

据美国教育部调查,普大招生审核时,族裔和国籍都纳入考虑因素,但并未针对任何族群设定不同招生标准,也从未评估各班级的族裔比率。教育部说,与申请人的面谈注记有时会写上对某族裔的客观印象,例如对亚裔学生标上“安静”、“害羞”评语,不过,这种评语也同样用在其他族裔申请人身上,并无特指。目前,普大申请者获得入学许可的比率约为10%。普大负责招生的老师还表示,即使大学入学测验SAT满分或高中第一名毕业,都不能保证获得该校的入学许可。

这个结果毫无悬念,也再次令大部分亚裔感到沮丧,但似乎无处申诉。因为美国大学有“自主招生”的权力。其实差不多一百年前,他们也曾这么对付过犹太裔。1922年,哈佛大学新生中犹太人占到21.5%。哈佛校长A·劳伦斯·洛厄尔(A. Lawrence Lowell)就发出警告,“犹太人的入侵”将“毁灭哈佛”。他想设定一个上限:15%。当教职工反对这一提议时,他通过操纵录取过程,达到了同样的效果。哈佛大学的招生委员会开始利用“个性与适合与否”的含糊标准来限制犹太人入校。其他藤校也一样,他们通过询问家庭背景,以及 “性格”、“活力”、“勇敢”、“领导力”等模糊的资格标准,来限制犹太学生录取人数。

多么熟悉的语境啊!相似的不公正现象如今又出现在亚裔身上。为了进入顶尖学校,亚裔学生SAT(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的成绩必须比白人学生高出大约140分。与此同时,亚裔学生也被刻意打造成“缺乏创造力或领导力”的形象。早在1988年,哈佛大学招生主任威廉·R·菲茨西蒙斯(William R. Fitzsimmons)就表示,亚裔学生在“课余标准上的表现稍差”。 其实,整个亚洲群体都常被描述为缺乏特色,甚至彼此之间没有区别。

那么,这全都只是源自于藤校的偏见与歧视吗?我们还是来研究下犹太裔——这个与亚裔一样特别聪明的族裔。

一百年过去了,现在哈佛犹太裔占学生总数的25%,耶鲁是27%(2012年数据)。看上去其占比同亚裔学生差不多,但是亚裔人口是犹太裔的三倍以上,所以,如果按人口比例来看,犹太裔学生的录取率反倒是亚裔的三倍以上,而且越来越多的学校在提高犹太裔学生的人数。问题来了:是什么让犹太裔学生从昔年的烫手山芋变成今日人见人爱的热饽饽呢?

对此,名为“文化视角”的美国博客作者撰有长文分析,其主要观点就是:美国名校在办学过程中,也是紧紧围绕“名利”二字。这是最核心的世俗法则,也同样涉及名校的核心利益,是很难撼动的。

名在利先。对于名校来说,最希望的当然是自己培养出来的学生在各个领域里出类拔萃,成为行业翘楚与领袖人物。毕业生里社会杰出人士越多,对名校的反哺也越大,名校才能藉此源源不断地吸引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和学生。在这方面,犹太裔的表现非常醒目。以诺贝尔奖为例,其获奖者共有889人,犹太裔共有114人获奖(其中包括爱因斯坦),是华人的16倍之多。在美华裔只有7人获奖,占总人数的0.79%。除去学术界,哈佛耶鲁等藤校还贡献了不少美国总统、副总统及其他重要的政商界人士。比较著名的犹太裔政治家就有哈佛毕业的原纽约市市长Michael Bloomberg,曾竟选副总统的参议员Joe Lieberman则毕业于耶鲁,等等;其他社会名流还包括:Facebook的Zuckerberg、哈佛毕业的著名演员Natalie Portman 以及高盛证券总裁Lloyd Blankfein 等一大批活跃在华尔街的犹太裔投资家们。

反观亚裔,尤其是华裔,在美国相对缺少影响广泛的杰出人士。屈指可数的就是骆家辉、赵小兰、朱棣文和莫天成,而他们的社会影响力也似乎无法和前述人士相比。真正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华裔是曾在NBA打球的姚明和掀起“林旋风”的林书豪。林书豪让全世界都知道哈佛也可以培养出优秀的NBA球员,这才是哈佛真正想要的人才和真正渴望的校友。然而,这样的藤校亚裔毕业生,尤其是华裔似乎还太少。

名校当然还需要雄厚的资金来保证延聘名师,保证自己在教学和学术领域的领先地位。以哈佛为例,目前它的学费收入超过2亿5千万美元,而其捐赠基金(Endowment Funds)则已超过300亿美元,这笔资金每年的投资回报是学费收入的五到十倍。也就是说,学费并非哈佛的主要是收入来源,捐赠基金才起决定性作用。据www.chronicle.com 网站所公布的数据,从1967年到2015年,藤校加上麻省理工学院(MIT)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所收到的五千万美元(50 million)以上的捐款总额超过了一百亿美元。其中,白人捐款比例为63%,犹太裔为29%,而亚裔的比例则为6.8%;捐款总人次为79人次,其中白人占54%,犹太裔占33%,在美亚裔则只占近1.3%。这和亚裔学生目前占藤校学生总数20%的比例实在是不相称。因此,再增大亚裔招生比例,进而压缩挤占白人和犹太裔学生名额,对于藤校来讲,显然是一桩极不上算的事。这一点很多人也都是心照不宣。

看清了这两点,我们就会意识到,如果亚裔学生只是停留在呼吁维权上,恐怕短时期内是不会有结果的。我们似乎更应该反思,我们在培养孩子方面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就像我们老祖宗一直在问的:读圣贤书,所为何事?——为什么很多学生把进大学当成结束而不是开始? 为什么我们只想通过各种集训,用机经去刷取SSAT的高分(连在美国的亚裔学生都会趁暑假回国内去补课)?为什么不少藤校的招生官员都会认为,中国学生并不单纯,但大多思想贫乏,缺少观点与立场?(尽管这些孩子的履历非常漂亮,不仅学业好,也参加各种社团活动。)为什么精致利己主义者越来越多,真正关心社会、心怀天下的年轻人却越来越少?

再进一步说,或许要改变的还有整个“只谈利弊不问是非,只爱戏虐娱乐不爱严肃理性”的文化氛围

(本文由SMG美国新闻中心 汤頲 供稿)

Share the joy
  •  
  •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