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商学法学医学院,普林斯顿凭什么连年压倒哈佛占据第一

转自 知社学术圈

昨天,普林斯顿 Angus Deanton 教授荣获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早先颁发的2015诺贝尔物理奖得主之一Arthur B.McDonald教授曾在1982-1989年执教普林斯顿大学物理系,2015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之一的Tomas Lindahl,上个世纪60年代在普林斯顿从事博士研究(知社学术圈1章)。诺奖对普林斯顿的青睐让人想起,在不久前出炉的2016年US News & World Report 美国大学排名中,普林斯顿力压哈佛,再次荣登全美最佳大学排名榜首。这所没有医学院、商学院、和法学院的大学,何以成为培养诺奖的摇篮,何以在大学排名中连年力挫哈佛?

  普林斯顿大学的校训为 Princeton:In the Nations Service and in the Service of All Nations,学校创立之初的校训则为 Dei Sub Numine Viget, 她因上帝的力量而繁荣。大学的前身是“新泽西州学院”,于1746年在新泽西州伊丽莎白镇创立,后于1756年迁至位于费城和纽约之间的普林斯顿小镇,并在1896年正式改名为普林斯顿大学。

作为美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普林斯顿大学无论在任何大学排名中,一直都高居前列,在最富盛名的 US News 美国最佳大学排名中,几乎年年占据第一 。如此卓越,这有赖于普林斯顿与其他学校相比所具备的几项显著优势。

 1、严格的本科教育

普林斯顿大学以其本科教育为自豪,其教学管理保有浓厚的欧式教育学风,创立宗旨上强调训练学生具有人文及科学的综合素养。在学生的录取过程中,普林斯顿大学招生注重全面素质,不仅参考成绩,还要看学生的综合能力与潜能,这包括未来该生在本专业和社区中起到领导作用的潜力。

与很多大而全的大学不同,普林斯顿大学控制学生规模,采用精英教学模式。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本科学生入学时都要签署保证学术诚信的“荣誉规章”(Honor Code) 。这条规定需要学生写一份书面保证,保证对所有的书面作业既没有剽窃也没有违反其他道德规范。学生们在每一次考试都被要求写下“我以我的人格保证我没有在这次考试中违反荣誉规章”的誓言。这份规章带有第二份义务:在入学考试的时候,每个学生保证在看到别的学生舞弊时向学生维护的荣誉委员会报告。由于这个规章,普林斯顿大学考试无人监考。违反“荣誉规章”的学生会遭到最强烈的处分,包括短暂的禁闭直至开除。课外作业不在荣誉规章的管辖范围内,但学生也经常需要在作业上写下绝无作弊行为的保证。(“这份作业完全代表着我自己的努力,也不违反学校的任何规章。”)。

经过严格选拔进入普林斯顿大学的本科生,享受着研究生的教育和科研资源,这培养了本科生独立从事科研活动的能力,提高了从理论知识到科研成果的转化效率,普林斯顿也是美国唯一一所要求每个本科生都要写高级论文以完成学业的大学 ,这在美国乃至世界高等教育界都鲜有先例。此外,导修制也是该校教学的一项特色,学校大部分基础课程都是在100-150人的大礼堂内上课,但每个星期学生们都参加10-15人的小班,这由教授或是助教带领,复习一周来所学的课程,这些讨论使学生们能更大空间的理解所学的理论知识。

 2、一流的师资力量

虽然学生人数不多,但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师资却不亚于全美任何一所一流大学:目前教授中中有诸多的诺贝尔奖得主,包括1998年获奖的华裔物理学家崔琦和昨天刚刚获奖的安格斯迪顿,以及众多的麦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事实上,普林斯顿在经济学和物理学实力惊人,历史上分别有8位和9位教授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和物理学奖,学生中也培养出8名物理学和5名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包括大名鼎鼎的费因曼和纳什。数学就更不用说了,有8位教授获得菲尔茨奖,在各个高校和研究所中排名第一。相比之下,哈佛只有5位。即便没有医学院,过去20年也有两名教师荣获诺贝尔生理学奖,最近的是2013年的 James Rothman 教授。
此外,普林斯顿大学的学者在一流学术期刊和人文类杂志上发表论文的人均数量也高居全美之首。普林斯顿大学的师生比例为1:6,这样高的比例在全美的大学里是少见的。由于学生人数不多,教授们会有足够的精力来关心学生的作业与发展。

3、前沿的学术研究

普林斯顿这个不足三万人口的小镇,却是美国家喻户晓的学术圣地。普林斯顿以理论学术研究见长,资本主义就业市场的专业学院–商学院、法学院、医学院,至今无法立足此地。大学排除了三大扩充学校经费来源的招生机会,为其学术风格依然保持理论倾向,并且使得校风淳朴得以维持,这一特色是其他常春藤盟校或其他近新崛起的名校无法比拟的。普林斯顿大学是一所小型大学,向来标榜其重质不重量,在每次的全美系评比中,普林斯顿大学的数学系都是名列榜首。物理系在全美常踞前三,先后有过十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社会科学人文科学方面的根基也许更深一些。首创“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的政治制度的美国第四任总统麦迪逊,就是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反对孤立主义、主张抑制法西斯的美国第28任总统威尔逊,也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他曾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八年。

提到普林斯顿大学就不得不谈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其和普林斯顿大学虽在行政上各自独立,但学术上过往其密,高等研究院的学者通常都到普林斯顿大学兼职,大学的研究生更是高等研究院学术讲座的常客。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历史要比大学短得多。研究院分物理部、数学部、历史部等。各部只设极少数终身教授,绝大部分成员则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教授,到这里访问研究,长则一年,短则数月,从制度上保持活力,开学术交流风气之先。爱因斯坦、“原子弹之父”罗伯特·奥本海默,“计算机之父”和“博弈论之父”的约翰·冯·诺依曼等多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学术泰斗,都曾长期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从事学术工作,著名华人数学家张益唐先生也曾在这里访问研究。二战后,普林斯顿大学一度被称为世界“数学之都”,迄今仍保持着这一名望。物理学研究也处于一流水平,这两大基础学科的优势渗透到大学的各个院系,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的骄傲。


前往“边缘空间”研究早斯顿卫星

 

4、雄厚的资金财力

普林斯顿大学雄厚的财力也是其不可忽视的优势(知社学术圈1章)。作为全世界最富有的大学之一,普林斯顿大学基金高达200亿美金,这来自校友会的源源不断的捐款和一些投资专家的努力。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友对母校忠诚度极高,凝聚力大,参与捐款的人数比例高,这也因此使学校有雄厚的资金支持本科教育。普林斯顿大学的招生口号是”只要你是优秀的,付学费不用顾虑 “。普林斯顿大学于2001年成为美国第一所完全没有学生贷款的大学,以无需偿还的经济援助代替贷款。之后校方又作出了一系列举措:在不考虑家庭经济状况的前提下录取国际学生;把家庭房产的价值从计算学费的公式中去除;减少学生储蓄的贡献比例;并把校方对中低收入家庭学生暑期存款的期望值降低。


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

普林斯顿大学被美国新闻(US News)和普林斯顿评论两家媒体评为有贷款负担的毕业生最少的学校

。普林斯顿的经济援助办公室估算本科生毕业时平均要背负2,360美元的贷款,而全国各个大学的平均值约为20,000美元。统计数字显示,2009届的班级中有接近60%的有收入学生会接受某种形式的经济援助。由于学校资金充裕,所以提供的奖学金也甚是诱人。普林斯顿的这种无贷款政策面向社会各阶层,使得普林斯顿的学生构成具有更多的社会多样性。

此外,该校在集资和教育基金运作方面做得非常成功,确保了学校对优秀师资和生源的吸引力。2014年学校基金规模达到200亿美元,总额仅次于哈佛、耶鲁和斯坦福,但因规模小,人均数领先。基金投资于股票、债券、风险投资和房地产业,收入成为学校经费的主要来源。与此同时募捐也是学校的重点工作。有很多志愿者通过电话、邮件和出访世界各地时找人面谈为学校筹集经费。他们认为捐赠对象主要是校友和家长。通过工作,校友捐款率达到59.4%,学校同时也接受讲席教授、奖学金、楼房设备等形式的专项捐赠。普林斯顿也将不少钱花到了为校艺术博物馆购买藏品上,包括莫奈、Andy Warhol以及其他名画家的作品。

 普林斯顿美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馆藏

普林斯顿大学校园风景优美,处处爬满常春藤的哥特式建筑,然而学校成为世界顶级学府却是由于其对本科教育的高度重视和自由的学术气氛。体制和制度是物质的东西,也许可以照搬照抄,但唯有文化和氛围,却是只能慢慢培养,缓缓孕育,不经过时间的磨砺和岁月的雕刻,是无法形成的。

看看普林斯顿视频简介吧:

5、深厚的中国渊源

作为世界顶级等学府,普林斯顿大学与中国的渊源也极深,为中国培养了众多的精英人才。中国数学家丘成桐,是第一位受聘为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终身教授的华人学者。杨振宁教授,曾经在高等研究院度过十几年学术生涯的黄金岁月。我国著名的科学家华罗庚、姜伯驹、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陈省声、李政道、杨振宁都曾担任过普林斯顿大学的高级研究院研究员。著名的历史学家余英时、经济学家邹至庄等在这里任教。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助理周春生教授,在普林斯顿大学获得当年最优博士生荣誉。

华罗庚教授于1946年在普林斯顿参加”数学问题的大会”(第一排,右手第一位)

Share the joy
  •  
  •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