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白血病患者的癌症随想

您好,请容许我冒昧的给您汇报我闲来无事的一些感想。有些报道不见得一定准确,但是却为我的思考提供了一些素材。最近拜读了敖平老师的大作《Cancer as robust intrinsic state of endogenous molecular-cellular network shaped by evolution》,限于专业知识匮乏所以有很多看不大懂,但是不禁让我思绪飘逸,想起了前段时间的二则报道。一是中国大闸蟹德国泛滥成灾,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称,仅在德国大闸蟹造成的损失已达8000欧元;二是中国鲤鱼百毒不侵称霸美国惊动白宫歼灭。
众所周知,大闸蟹和亚洲鲤鱼是中国人餐桌上的美味佳肴,而到了德国和美国却成了灾难。这固然是由于当地利于大闸蟹和亚洲鲤鱼生长的良好生长环境、缺乏自然天敌和当地人饮食习惯等有利条件使得其过度繁殖的缘故,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同一件事物变换了时空、环境,其表现是不一样的,或者说一件好的事物在另一种条件下就变成了坏事。一阴一阳之谓道,条件变了,阴阳转换。
昔日在交大校园小河看见水葫芦称霸并危害水域之景象。水葫芦是1901年被作为观赏植物引入中国,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被作为猪饲料推广水葫芦须根发达,分蘖繁殖快,管理粗放,是美化环境、净化水质的良好植物。在生长适宜区,常由于过度繁殖,抢占水面,影响航运,窒息鱼类,危害健康;销毁难,难以毁根,破坏生态平衡。在原产地,水葫芦天敌种类繁多,有节肢动物、螨类、真菌类等。
这些与癌细胞之于人体又何其相似。诚然,积极预防癌症发生必不可少,尽量不要创造癌症发生的适宜的“种子与土壤”。然而,世界上的事情总是防不胜防,癌症发生也实属自然现象。所以生了癌也不要紧,莫恐慌,关键是先要沉着、冷静。如何合理地去应对、有智慧地去处理乃是上策。正如后来美国和德国人处理鲤鱼和大闸蟹事件那样,一开始恐慌,大肆捕杀,但是劳民伤财得不偿失。后来积极寻求和中国的商业贸易合作,想把那里的灾难巧妙变成面向中国的渔业以及水产品基地,这既可缓解当地生态危机,又可增加当地就业发展经济同时又满足中国消费者需求,一举几得,不失为一良策也。癌细胞是否亦可通过一些巧妙地处理让其变得对人体有利?或者是和谐相处?
对于水葫芦我们可以利用其有利一面比如在一定范围内美化环境、净化水质并且作为动物饲料,亦可利用分蘖繁殖快造成灾难的那一面,合理控制让它迅速生长提供给作为生物质能源的原料。事物总是有阴阳两面的,癌细胞的出现不一定就全都是坏事吧?我们是否可以不断发现癌细胞的某些特性巧妙加以利用从而达到比较愉快的那种目的?水葫芦象甲是水葫芦的天敌,它很专一,只吃水葫芦。成群绿豆大小的虫子一般寄居在水葫芦茎叶下,咬其筋骨,致使枯萎、腐烂。水葫芦象甲虫自1996年首次引进国内,经中国农科院安全测试:该物种对63种农作物不取食。宁波市农科院试验发现:水葫芦象甲是专食动物,只是抑制水葫芦的生长和种群繁殖能力,因此不会造成它的食性转移。但也有专家对此有不同看法。有关农业专家担心,水葫芦象甲虫引进后,会不会毫无节制地繁殖,或由于气候和环境的改变,时间一长,会造成它们转移食性改吃其他生物,由此造成新的生态灾难?这是不预示着某些抗癌方法或者新药的引入在抑癌的同时又有可能引发新的灾难呢?
如果我们把癌症看作如大闸蟹、鲤鱼和水葫芦事件那样的自然界正常现象,是不是没必要总是斩草除根?是否积极寻求与其和谐相处之道乃至于利用其好处?
俗话说,人身小宇宙,人的身体的组织构造以及关系和我们所处之自然界的又何其相似呢?对地球来讲,这些年人类的发展和破坏不正如癌细胞对癌症患者吗?大环境普遍生癌了,人的小身体患癌的概率是不也究跟着就提高了呢?

Share the joy
  •  
  •  
  •  
  •  
  •  
  •  
  •  
  •  
  •  

发表评论